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一位女明星的堕落史】(宋祖英)作者:不详
【一位女明星的堕落史】(宋祖英)作者:不详
             一位女明星的堕落史


字数:9045字

  千僖的钟声已经响过五个小时,街上的人群开始逐渐散去。而坐在红旗车后排的宋祖英却还是不能平静。是呀,今天对自己的的一生真是太重要啦。在这台意义重大的晚会上,自己竟然成了最抢眼的明星。这在前几年还是想都不敢想的事,今天成为了现实。将来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呢?看来自己这部棋真的是走对啦。被谁搞都是搞,还不如……

  不容她想下去,车已经开到了她在北京郊区的别墅。司机轻声问:「宋小姐,要不要我送你进去?」

  「不用啦。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都这么晚啦。今天真谢谢你啊,大老远的送我回来。」有时候联络好底下的人,尤其是司机,会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她深知这一点。

  「没事没事,您怎么那么客气呀。那什么,我就先回去啦。您早点休息吧。」司机下车帮她打开门说道。

  「行。你也回去吧。跟XXX说声谢谢哈。再见。」宋祖英说完转身向大门走去。

  「再见!」红旗车渐渐远去。

  今天是个好日子。宋祖英哼着歌走进花园,反身关上了大门。可就在大门刚刚关上的那一刹那耳边响起一道风声,随即两眼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我想操这个小婊子很久啦。每当看到她在舞台上挺着一对大奶子,两只媚眼向观众席第一排乱扫的时候,我那根二十公分的钢棒就会忍不住一跳一跳的,一定要连打三发才能平静。这个婊子被那些大人物操的越来越红,凭什么老子就不能享受一下!!我发誓一定要奸到她,而且一定要奸她个半死!!

  作这种事是一定要经过周详的策划。要谢谢蒙面、午夜这些前辈,为我总结了很多经验。我暗地里跟踪了她两个月,终于被我知道了她这所不为人知的别墅。这个贱货通常会带一些高层官员来这里操她,所以别墅的位置很偏,也没什么人知道这里住着一个风骚的贱货。天助我也。千僖这天我就要爆奸宋祖英!

  以我的轻功,这点矮墙根本拦不住我。我很早就来到了别墅的花园里等她,但我不能进房间等,因为这栋别墅的门装了自动报警装置。我还有大好的奸途,绝不能毁在这里。

  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凌晨,宋祖英准时回到了这里。是我出动的时候啦!这个小婊子今晚一定乐混了头,根本没有发现在花园的阴影里躲藏着一个眼冒凶光的猎手。趁她转头关门的时候……

  现在,这个刚刚在近十亿人面前风光过的贱货就到在我的怀里。我下手是很有分寸的,她只会昏迷一刻钟左右。

  想不到这个贱货被那么多人操过身材还保持的不错。皮肤又光又滑,两个奶子还很坚挺。闻着她身上传来的阵阵香气,我的鸡吧立刻怒发冲冠。他妈的,一定要干爆她!

  用她手里的钥匙打开房门,我终于进入了这间接待过XXX们的房子。我的鸡吧已经涨的发痛,顾不的其它,我立刻把这贱货扔在客厅的地板上。大概是因为震动,宋祖英清醒了过来。她一眼就看到一个陌生人站在自己的面前,不,应该说是自己倒在他的脚边。

  「你……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宋小姐,我知道你今晚一定很累,所以特地来找你。相信我,我一定会让您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我强忍着冲动,尽量斯文的说。在强奸前都她们玩玩是我的爱好。

  不出我所料,宋祖英立刻歇斯底里的大叫「你是什么人!你给我滚出去!滚!」
  「臭逼!你他妈是逼痒啦!!」我用力一个耳光挥了过去,这个贱货被我打的连打了两个滚,俯在地上起不来啦。

  「贱货,老子今天是来奸你的。白痴。敢冲我喊!」我一边叫一边骑在了她的身上,抓住她的黑发连抽了她十几记耳光,她被这突然的袭击吓的呆住了。我又站起来在她的肚子上踢了几脚。「臭婊子。你整天被那些老头子干一定很不爽吧!!今天老子就来通通你这个烂逼!」

  她双手捂着肚子想蜷起身子,可头发被我抓在手里,只好哀求「放过我吧。求求你。你要什么我都给你……饶了我吧!」

  「烂货你以为可以逃过我吗!哈哈!我今天一定要干死你!!你服不服……」每问一声我都要挥出一记耳光。其实她早已经放弃了反抗,可我就是喜欢打完再奸。这样才爽嘛!

  打了十几下后,我扑倒在她的身上。两只利爪撕扯着她的衣服。她还在做最后的挣扎,死死按住毛衣角不让我脱。我又狠狠的抽了她一下,从腰间拔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尖刀。

  :臭婊子你再敢动我就花了你的脸!」我把刀尖放在她的脸上,她的眼里马上闪出恐惧的表情。两只手也松开了衣角。

  「把你的臭嘴张开!」

  她看着不断晃动的尖刀只好张开了那张美丽的小口。我趴在她身上对这她的嘴说「给我乖乖的咽下去」然后慢慢的吐出一口口水。

  她不敢避开,任由我的口水流进她的嘴里。两行眼泪终于淌了下来。

  「操你妈的……不爽吗!」我在她的大腿内侧用力掐了一把。她「啊」的一声惨叫,身体不断的扭动,但还是流着眼泪乖乖的吞下了我的口水。

  「哈哈哈……操你妈的什么歌唱家,还不是吞老子的口水。」我一边继续羞辱她,一边用刀子割开了她的衣服。

  这个贱货本钱还真不错,两只大奶子一只手都抓不过来。还穿着蕾丝,真是有够骚的。我一把把她的蕾丝掀到两只大奶子上边。刀子戳在旁边的地板上,两只魔掌抓住了奶子用力拧了起来。她立刻开始惨叫,脸孔也痛的变形。她越是叫我就越是爽。这是第一炮,我不准备脱光她的衣服。就让她想品尝一下正宗的强奸吧。

  这骚货为了身材,下边穿的很少。我用刀割开了裤带,把裤子拉到膝盖,把她的双腿举成九十度。她大概知道就快要被奸,身体开始剧烈的扭动,两手拼命在空中挥舞。

  「贱货再乱动老子叫你做秃毛鸡!」我伸手到她的阴部,一把就揪下十几根阴毛。

  她一声惨叫,立刻不敢动了,只有不停的哭。我淫笑着脱掉裤子,把我近二十公分长的几乎要爆炸的钢棒掏了出来,对在了她的洞口。

  我一只手捏着她的奶子,一只手抓着她的腿,「臭逼。老子要干进去啦……穿!」

  随着我一声大喝,宋祖英那干枯的阴道就被我的大鸡吧狠狠的插了进去。她上身往上弓了一下,紧跟着就是一连串的惨呼

  「救命呀!不行……太大啦!要干穿啦……啊……坏啦……被你干坏啦……求求你停下吧……啊……好痛……」

  她的阴道没有流水,干起来我也很不舒服。但强奸的乐趣就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看着她的表情,听着她求饶,我的鸡吧越涨越大,越干越快,整个身体压在她的腿上,双手用力的揉着她的大奶子。

  「不行啦……不要……我受不了啦……求求你!」

  「臭逼,现在只是刚刚开始,我今天一定把你操残!」

  可能是以为恐惧的原因,她的洞里一直没有流水,叫声也越来越小。最后只有摆动头,发出阵阵蒙哼。

  干了二十五分钟左右,我感到鸡吧根发痒,知道因为太兴奋要射精啦,就更加猛烈的干下去。她已经没有声音啦,只是偶尔眨眨眼睛表示她还没有被我干死。
  酥痒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一把抓紧她的奶子,用力把鸡吧顶到阴道最深处大喊一声:「射死你!」一股浓烈的精液直接冲入她的子宫。

  她全身一阵抽蹊也不动啦。

  我走在她身边喘着气伸出穿着皮鞋的脚在她的阴部玩弄。她根本无力抗拒,任我的尖头皮鞋在她的洞口抽插。

  其实这种女人很聪明,知道反抗也没有用,只会多吃苦头,所以干脆放弃抵抗,希望能少受些罪。

  可她遇见的是我,我绝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我站起身来用脚踩在她的奶子上,「怎么啦?臭逼,才一次就不行啦?老子才刚刚开始。快点陪老子上楼去洗澡。」

  她躺在地上有气无力的看着我说:「求求你,让我休息一会吧。我真的不行啦。」

  「臭逼敢给我装死!」

  我一脚踏在她的肚子上,没等她哭出声来就已经抓住她的长发,一路连踢带拽的把她弄上了二楼。

  我把她扔在浴室门口,说:「快点把衣服脱掉。」她听话的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坐在地上用哀求的眼光看着我。

  「你个烂逼看什么,跪下来给老子脱鞋。」她已经完全屈服啦,乖乖的跪在我面前为我脱鞋。

  拖掉鞋后,我又说:「现在把头低下舔我的脚。」她略一迟疑,还是听话的开始用舌头舔我的脚趾,我抬起脚后,又开始舔我的脚板和脚后跟,还把我的每个脚趾都放进嘴里吮吸,看来她以前一定做过这个的。看着着个有钱有名又有势的女人像奴隶一样跪下给我脱鞋,舔脚,鸡吧不禁又开始抬头。

  「好啦。老子的鸡吧上都是补品,你给我全部舔掉。」

  她只好抬起头用舌头轻轻的舔我的鸡吧。「操!吹萧都不会吗!你平时是怎么伺候那些老头子的!给我用手扶着根部,舌头要打圈!」我一把抓过她的头发命令道。她只好打起精神用心为这个刚刚干的她死去活来的东西服务,舔掉刚才干她时留在上面的精液。

  说实话,宋祖英的功夫真是不错。小手抓着我的根部和阴囊轻轻的揉,偶尔还会扫一下肛门。嘴巴更是把我的钢棒吞进吐出,舌头还不停的在龟头上打圈。又含住我的睾丸在小嘴里打转。

  每次吸的时候,她温暖的嘴唇都紧紧的包住我的鸡吧,再用力的一吸,我几乎要被她吸出来啦。过了一会又开始用舌尖撩我的马眼,真是够爽。我明白她是想把我吸出来,让我没有精力干她。哼哼她也太小看我啦。

  「乖,舔的我真舒服,我的鸡吧好不好吃呀?」她为了取悦我马上点头,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真好吃,我还要吃。」

  「宝贝真乖。好好的吃。吃的我高兴了以后会经常来找你的!」她吓的浑身一颤,更买力的吸了起来。

  她家浴室有一面很大的落地镜。我脱掉上衣,慢慢向浴室走去,她生怕含不住鸡吧被我打,只好紧紧叼着鸡吧跪在地上跟着我走。走到镜子前,我叉开腿说:「好啦,现在去舔我的屁眼。」

  她又一点犹豫,毕竟以她的身份给我舔肛门有点难以接受。我用力把已经完全膨胀的大鸡吧朝她嘴里一顶:「操你妈的,让你舔就快点去舔!皮痒了是不是!」她被我干的一阵猛烈的咳嗽,只好顺着我的阴囊,会阴,一路舔到肛门。

  在镜子里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宋祖英努力的抬起头,伸出舌头一撩一撩的舔着我身上最肮脏的器官,还发出阵阵唏呖唏呖淫荡的声音。这真是世界上最美的风景。她还触类旁通的把舌头卷起来顶进我的肛门。我的鸡吧硬的厉害,很想再干她一炮,但她的逼刚刚被我的皮鞋玩过,恐怕有些不太干净。没办法,只好先拿她的口出火啦。

  想到这里我一把揪过她的头发,把她拉到我的跨间,猛的吧鸡吧塞进她的小嘴里。她被咽的几乎窒息,一股恶心翻了上来,但我的鸡吧还在她嘴里,只有不停的干呕。我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机会,大鸡吧像活塞一样在她的嘴里进进出出。她被我干的直翻白眼,只有机械的闭紧嘴唇企求我早点射精。

  就这样干了半天,我感觉快要射精了,就加快了速度,一手揪着她的头发,一手狠掐她的乳头。

  「给我用嘴唇夹紧。快要来啦,你要全部吃下去,敢漏出来看我怎么收拾你!夹紧~~夹紧……射啦!」

  一股股腥臭苦涩的精液流进宋祖英的小嘴,顺着她那发出美妙声音的喉咙流进胃里。宋祖英跟那些高层操的时候大概很少喝精,就算喝也是些老头子淡淡的精液,那里尝过我这种年轻力壮的新鲜精液,立刻被呛的不断咳嗽。

  尽管她努力闭着眼睛去咽,还是有不少顺着她的嘴角留到了身上,地下。大概是想起了我刚才说的话,她立刻用手指把身上的精液刮起来送进嘴里。但地上的精液就不知该怎么办好啦。

  「烂逼!老子好心给你补品你竟然敢浪费!给我舔干净。」

  她只好可怜巴巴的俯下身撅起她那肥嫩的大屁股伸出舌头舔食地面上的精液。我在她身边弯下腰看着她的肛门。那些皱纹已经变的平整一些,看来有人走过她的后门。我举起右手用力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啪」的一声,雪白的屁股上留下五个红色的指印,她被打的混身一颤,赶紧加快舔食的速度。

  「贱货,是不是有人干过你的屁眼呀?」我摸着她的屁股,中指向肛门伸去。她好象很怕我玩她的屁眼,扭着屁股不让我动。我一气之下用力把中指插进她的肛门。肛门的括约肌马上紧紧的含住我的手指。我的手指用力扣她直肠壁上的黏膜,火热的感觉让我产生的手指要化掉的错觉。

  「操你妈的老子问你话呢!信不信老子把整个手臂捅进去!」

  宋祖英难过的扭着屁股:「没有……没有……啊……」

  我在她的肛门里用力顶了一下:「只有XXX有一次非要用这里,只有一次。」
  「哦。那我一定会好好疼你的小屁屁的。」

  终于,宋祖英舔完了地板上所有的精液,现在那块地板清洁光亮的不得了。我一把把她推进了那个大的离谱的浴缸,先用莲蓬仔细的冲洗了她的身体,然后放好一池水,自己也进了浴盆。

  我背靠着浴盆,让她坐在我怀里,两只手从他的腋下伸到胸前,玩弄她柔软的大奶子。

  「小骚货,今天玩的你爽不爽呀?平时那里会有这么强壮的人来干你呀,我跟踪你两个月,来这里干你的人不下十个,个个都是五六十的老头子。更他们操逼怎么会有乐趣呢。要不要我以后每天都过来操你呀。我的鸡吧这么大你不喜欢吗?要不要它天天操你呢?」

  大概因为干的是名人,我的鸡吧很快又恢复了活力。我拉过她的手放在我的鸡吧上,她自动的开始上下揉搓。但眼里泛着泪花就是不说话。

  「操你妈的到底要不要!」我突然用力揪着她的乳头往外拽。她叫了起来来:「愿意愿意……啊……好痛呀……」

  「你到底愿意什么呢?」我仍然不放开她的乳头。

  「愿意你每天来找我。」

  我的右手伸向她的逼,抓住了她的大阴唇:「找你做什么呢?」

  「找我……做……做爱。」

  「要说来操你!」

  「是是……你每天来操我。」

  「那用那里操那里呢?说呀!」

  「用……用下面」

  我用力扯开她的大阴唇,用手指在她的逼上用力捅着:「说清楚!用什么操什么!」

  我想宋祖英就快要被我玩的崩溃啦,她大声喊到:「用你的鸡吧操我的穴,操我的逼……呜呜……」说完终于哭了起来。

  「那你现在是不是应该慰劳一下这个干你的鸡吧呢?」说着我把她抱在我身上,就这样在水中插进了她的逼里。

  好在有水的润滑,再加上她的小逼已经被我通过一次,这次干的到是顺风顺水。她往下一坐,火热的大龟头就顶在了她的子宫颈上,她被顶的浑身一颤,低低的叹了口气。我抱着她浑圆的大屁股左右摇摆,让鸡吧在她的阴道内不断摩擦,龟头更是反复磨着她的子宫口。

  然后又把手伸到前边抚摩着她的阴蒂。她被我赶的不停的哆嗦口中也开始发出呻吟:「痒……好舒服……对……就是那里……好……好……不要停……还要……不行……不行……啦贩钒……」我觉得她的阴道一阵阵缩紧,仿佛在吮吸我的龟头,知道她的高潮来啦。马上把她抱出浴缸仰放在洗脸台上,开始大力抽插这个骚货。

  现在的宋祖英已经被欲望统制,变成了一个荡妇。她不停的扭动腰肢,拼命把屁股向上挺,两只手也在自己乳房上乱摸乱抓,最里胡乱叫着:「亲哥哥……干死我啦……好爽……从来没有这么爽过……舒服……我里面在跳!大鸡吧快点……快……快点干死我……我不要活啦……快干死我吧……」

  看着这个八面玲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女人在我身下像疯子一般要我干她,我的心里获得了最大的满足。我用力插着宋祖英的小嫩逼。每次都要把鸡吧抽到最外边,然后一口气插到底,在子宫口上磨一磨。宋祖英的阴道很温暖,而且好象有很多小牙齿在摸我的鸡吧,淫水更是像决堤一般不停的往外涌。真想不到她这个年纪还有一个如此的穴中极品。看来我这两个月的心思真的没有白花。
  我越干越爽,身下的宋祖英已经开始告饶啦:「大……大鸡吧哥哥……求求你快射吧……我快不行啦……已经三次啦……再来我会死的……啊……啊……啊……不行……不行啦……我要死啦……啊啊……」

  我觉得鸡吧突然被一圈圈的穴肉紧紧包住,一股淫水从宋祖英的逼里涌了出来。被这股水一烫,我也忍不住腰眼一酸,射出今天的第三发。

  宋祖英已经不能动弹啦,我就由她躺在洗脸台上,自己开始在浴室里翻箱捣柜。

  终于,在一个小柜子里被我找到啦———女性内用阴道冲洗器。哼哼,今天没有带灌肠的工具,就拿这个代替吧。为了今天最后一发,我开始忙碌的准备着。
  宋祖英大概是对自己刚才被奸到高潮感到不好意思,一直就躺在那里捂着脸不动。过了一会,她感觉我站在她身边不动了,就睁开了双眼。这时候她才发现情况有些不对。我身边放着个大罐子,手里拿着自己用的阴道冲洗器,她忙问:「你还要怎么折磨我?你还没有折磨够我吗?」他那里知道我身边的管子里装的是稀释的肥皂液加盐水。我正在为最后的肛奸做准备。

  「小骚逼,刚才浪的爽不爽呀?我的大鸡吧是不是很厉害呀?放心,还有更厉害的呢。你看,这是什么?我说过要好好疼爱的你的屁屁就一定会作到。」
  我的话一定快要让宋祖英发疯啦。她大声哭叫着求我不要再折磨她。但强奸才是我的最终目的,我一定要实现我的誓言:「奸爆宋祖英。」

  「求求你,后面真的不行。你的太大啦。我不要灌肠!」

  我一拳打在她的肚子上,她痛的一时说不出话来,「操你妈的老子要干吗不用你指挥。你给我乖乖的把屁股撅起来,要不还要挨打!」

  在我的威胁之下。宋祖英终于跪在台上撅起她的大屁股。我抽了满满一管液体,把嘴对准宋祖英的肛门,慢慢的插了进去,她难受的不断扭屁股,脸涨的通红。

  突然,宋祖英开始大声狂叫。因为我开始把温热的液体注如她的体内。她的肚子渐渐涨起来,嘴里哼哼着:「快拿出来!好涨,我要上厕所,,我忍不住啦!求求你,让我上厕所……」

  我没有管她,又取了一管注射进去。这次宋祖英真的要疯狂啦。虽然我很想看她忍着便意的样子,但时间真的不早啦,明天可能还会有那位大员来找她,强奸固然很快乐,但个人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嘛。所以我告诉她说可以排出来。她听完马上想从台子上下来,我大喝:「谁告诉你可以下来的!!你就排在脸盆里。」
  宋祖英真是欲哭无泪呀。在最后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她终于蹲在了脸盆边。我眼看着她紧闭的肛门一点点隆起,张开,一股黑褐色的液体喷了出来,随后而来的一节节变软的伴随着恶臭味的大便。

  宋祖英的脸上露出高潮时才会有的表情。最后虚脱般的坐在台上。这样的灌肠一共进行了三次。最后我把她扔进浴缸里再次洗干净,抱到了卧室那张大床上。这时的她已经没有一丝气力,任由我的摆布。

  我想起她肥白的大屁股很有意思,就先把她脸朝下横放在我的腿上,屁股刚好在我膝盖的位置。我高高举起手掌,开始不停的打她的屁股。两瓣雪白的屁股像凉粉一样颤来抖去,虽然痛,但她也只是偶尔扭一下腰,发出两声呻吟。我一直打到她整个屁股都变成了漂亮的红色才停手。

  梳妆台上有一瓶绵羊油。我把她依然俯卧着放在床上,拿来那瓶绵羊油,均匀的涂在鸡吧上(我可不想我宝贵的鸡吧在操她肛门时破皮),然后把近半瓶都到在了宋祖英的屁股上,还把手指插进她的肛门细心的在直肠上涂磨。

  她大概意识到最恐惧的破肛时分就要到了,不知从那里冒出一股力气,愤力想翻过身来。但她那里是我的对手。我就势抱住她的屁股,把鸡吧顶在她的臀缝间,右手又开始抽打她的屁股。她被打的上半身爬了下去,流着眼泪向我求饶:「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行啦。你那么大插进来会坏掉。求求你。」

  我笑着说:「其实我也不是很想操你的肛门。这样吧,看在你今天让我这么爽的份上,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但有个条件,你现在给我唱你最拿手的那个《今天是个好日子》。要是唱的好听,唱的我爽,我就放过你的屁眼。」

  宋祖英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似的,连忙抬起头,「今天是个好日子……」
  就在这时候我我大喝一声:「操你妈唱的真难听……爆肛吧!」火热坚挺的大鸡吧猛的插入了宋祖英的屁眼里。

  宋祖英一声惨叫,刚刚抬起的上半身立刻又跌了下去。只有屁股被我抱着,撅的老高,方便我抽插。即使经过三次灌肠,即使有绵羊油的润滑,即使从前有XXX给她的屁眼开过苞,以我鸡吧的威力,宋祖英的屁眼还是难以承受。
  鸡吧只进入了三分之一就卡住了。我低头一看,菊蕾的皱纹已经完全变的光滑,紧紧的包着我的鸡吧。有一丝鲜红的血迹流了出来。这情景更激起了我心中的虐待欲,我大喊一声,腰部用力,鸡吧又向里进入了三分之一。

  宋祖英这时候痛苦万分,只觉得自己被劈成了两半,眼泪花花的往外流。嘴里大呼小叫着:「痛呀……痛……痛呀……要裂开啦……要死啦……你这个畜生……你不是人……啊……别再进去啦!求求你拔出来吧……要死啦!痛呀……」
  一边喊一边拼命扭屁股,想把鸡吧扭出来。她那里知道,要是我硬往里搞,确实很难进去,但她这么一扭,鸡吧在大肠里左右一摆动,最后那三分之一竟被她自己扭了进去。

  我先扭动腰部,让鸡吧在大肠里活动一下。宋祖英的屁眼真是极品。又紧又暖,还一收一收的像是在把我的鸡吧往里拽。我稍许休息了一会,马上就开始狂风暴雨般的抽插。这次没有任何技巧,就是为了把宋祖英的屁眼干坏,肛门操破,就是为了实现我奸爆宋祖英的愿望。

  大鸡吧就像一个打桩机,不知疲倦,飞快的重复着同一个动作。我像是变成了一个机械怪物,就是抱这宋祖英的屁股,拼命插她的小屁眼,每一下都插到最深,右手还不停的抽打着她已经被我打肿的变成红色的大屁股。

  宋祖英一开始还叫两声痛,扭扭屁股,最后就干脆把头埋在枕头里像死去一般任我抽插。

  大概是前面射过三次的原因,这一炮我足足干了一个半小时,头发都被汗水湿透。随着尾椎骨传来的一阵阵酥麻,我加快的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终于,我的眼前一黑,火热的龟头在宋祖英的大肠内喷出了今天最后一次精液。我无力的爬在宋祖英圆润的大屁股上,任由鸡吧在她的大肠内跳动。就连我这样的人,对这样的性交都有些吃不消啦。

  过了许久,我从她身上爬了起来,拔出大鸡吧,凑过去看看宋祖英的这个淫贱的屁眼被我操成了什么样子。

  只见原先紧闭的菊花已经无法合拢啦,肛门变成了一个黑洞洞的洞口,屁眼那一圈有四五处裂口,还在慢慢的往外淌血。到底是被我奸爆啦。而宋祖英还是爬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把她反转过来,只见她目光呆滞,嘴角流着口水,就像个白痴。我把粘满精液,体液以及血液的大鸡吧在她高耸的乳房上蹭了蹭,后来干脆放进她的嘴里抽插了几下。鸡吧虽然干净了,可一股尿意却涌了上来。我就把鸡吧放在宋祖英的嘴里舒舒服服的放了一泡尿。

  宋祖英的小嘴下意识的动着,喝进去一点,但更多尿液就流了出来,到最后,宋祖英整个人都是躺在我的尿液之中。我取出相机,给她照了几张泡在尿里的照片,又给她的私处尤其是被我干爆的肛门拍了几张特写。

  我从口袋中拿出一沓照片扔在宋祖英身边说:「我今天没有戴面具,你记得我的样子,你可以去告我。但你看看这些照片吧,全是我这段时间在你对面民房里偷拍的。要是传出去,恐怕对你,对很多人都不利。你自己想清楚。好啦,我操够你了,该走啦。操你真舒服,也许我什么时候还会回来找你的。再见。」
  说完就转身离去啦。宋祖英一直傻傻的看着我,看来是被我干疯啦。

  走出别墅大门,已经快到中午啦。今天的天气真好。今天是个好日子……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