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熟女  »  【悲情柔儿】(完)【作者:kahayo】
【悲情柔儿】(完)【作者:kahayo】
字数:6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悲情柔儿

  「唔…头好痛…这是哪里?」陈惜柔努力想要摸摸头,却发现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努力的回想着之前的情景,「有人想强暴我,被我打了一巴掌,然后他又打了我,好像头撞在什么东西上了,嗯,好像是这样,可是是谁救了我呀?」眼前应该是在医院里,病房的门突然打开了,「柔儿你醒了啊?好点了没」,听到这梦中回忆了多少次的呼喊,陈惜柔的眼框猛的湿润了。

  「是……爸爸?」「傻丫头,连爸爸都不认识啦?你也是够笨的,骑个自行车都能撞到墙上,医生说你有些轻微的脑震荡,好好休息,没事的」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陈惜柔再不像从前那样反感,只有无比的亲切,「我这是在做梦吗?」陈惜柔用尽了能使出的全力掐在了自己的腿上,「好痛…这是…真的…」

  很快,陈惜柔便出院了,而这些天里,她也明白了自己是真的回到了六年前,回到了自己十六岁的时光,而原本所在的时空中早已没有让她留恋的事物,从小就没有妈妈的照顾,可怜的爸爸既当爹又当妈的将她养大,为了给她最好的爱都没有再找一个女人,可是自己却在十八岁的时候因为叛逆硬生生的将父亲气出了脑溢血而不治身亡,接着被自己付出了一切的男友抛弃,在孤独无助的想着爸爸的时候还差点被人强暴。

  「既然上天给了我重新来过的机会,我一定要好好的珍惜!」陈惜柔想着,走进厨房,将饭菜都做好,等待着父亲下班回家,虽然回到了六年前,可是这六年里学到的东西却依然清晰的记住了……从父亲回来后那激动的眼神中,陈惜柔感受到了无比的欣慰。

  夜深了,习惯了晚睡的陈惜柔还是没有睡着,「不知道爸爸睡了没,被子盖好了吗?会不会着凉了?这么多年,也没有人照顾他」想着想着,陈惜柔轻轻的走到父亲的门口打开了房门,里面居然传来了浓浓的喘息声。

  「啊…小柔…我们的女儿懂事了…我要你…我好想你…做我的性奴吧…刺激一点…你答应了?啊…我要来了…嗯…」「原来…爸爸在…还性奴…老不羞…」
  这时,房间的灯突然打开了,「啊!」两个人同时惊叫了出来,爸爸伸出去拿纸的手快速的收了回去,用被子掩住自己的下身,可是却依然被女儿看到了那硕大的阳具,「你?」两人又是同时出声,陈惜柔缓慢的向前走去,爸爸此刻却是有些羞愧,「你怎么进来也不敲门?」「柔儿想帮爸爸盖一次被子的…其实…爸爸不用熬的那么辛苦的,如果你想要的话,柔儿可以帮你」

  陈惜柔说着,手伸进了爸爸的被子,抚摸在了那再次硬起的鸡巴上,「小丫头滚蛋,从哪儿学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爸爸慌忙的挣脱开她的手,「再有两个月就要上高中了,你要好好学习将来才会有出息知道吗?不要整天看这些情情爱爱的东西,对你没好处,多放点心思到学习上,知道了吗?」

  「知道了,爸爸,我去睡觉了,晚安!」陈惜柔偷偷的笑着,回到自己的房间,「爸爸也会害羞呢,嘻嘻」回到了床上,陈惜柔看着刚刚手上沾着的爸爸的液体,将手指缓缓的放进嘴里,「原来…爸爸的精液,也是咸的…唉,不该那样勾引爸爸的,就我现在这清纯可爱的样貌和那甜糯糯的声音,爸爸等下会不会再来一次呢…他…会不会…想着我来?」

  陈惜柔胡思乱想着,不禁想起了刚才那粗壮的阳具,又想起了在另一个空间里跟男朋友的交合,感情可以遗忘,可是感觉却是依然那样的清晰,她的手禁不住摸向了自己还未发育完全的椒乳,手指一下下的拨弄着乳尖。

  「啊…嗯…」她的口中不自禁的发出阵阵娇吟,她的另一只手也伸进了自己的内裤中,抚摸着那娇嫩的小穴,那里早已湿成了一片

  「啊…这感觉…里面…好痒啊…」她修长的中指向深处探去,然后轻轻的,一下一下的抽插着,记忆中的自己也是差不多这个年纪开始的自慰,还是很小心的没有插进去,可是当她将自己宝贵的第一次交给男友的时候却是没有处女膜的阻挡,从那以后的日子里,她感觉自己就是男朋友的玩物,任凭他玩弄调教,直到自己被无情的抛弃,「果然自己的处女膜不知在什么时候失去了」

  她想着,手指抽插的速度渐渐快速了起来,「啊…好舒服…嗯…嗯…哦…啊……」伴随着一声长长的娇叫,她敏感的身体轻易的到达了顶峰,伸手摸了摸湿成一片的床单,陈惜柔无奈的笑了笑,换了个窝,进入了美丽的梦乡,她没有发现,原本就关着的门,又被轻轻的带上。

  中考结束后的假期是轻松的,也是无聊的,望着爸爸帮自己买的这些保守无比的衣服,陈惜柔拿出自己存的零花钱,去市区逛了半天,等到天快黑的时候,一个清纯靓丽却又无比性感的女孩挤上了回家的公交车,此刻的陈惜柔穿着一件露腰的吊带小背心,一条超短裙,外加一双筒袜,刚一上车便吸引了无数的目光。
  「不知道爸爸看到我穿成这样会是怎样的反应呢?会不会晚上又偷偷的打飞机?」陈惜柔想着,偷偷的笑了起来,想起手上拎着的一包各种各样的性感的衣服,陈惜柔觉得爸爸以后一定再苦都会觉得甜。「哎,花的连打车的钱都没了,这么多人,看来得站个半个小时了…」此刻的陈惜柔想着爸爸会有的感受,觉得再累都值得。

  站了一会,渐渐的陈惜柔发现一只手总是触碰在她露出的纤腰上,她忙伸手推开,车子到了站台,又上来了一批人,里面连转个身的空间都没有了,那人见她的反抗并不强烈,更加的大胆起来,伸手环在了她的腰上,「糟了,碰到色狼了…这么多人他应该不敢太过分的吧?哼,就让你占会便宜吧,被搂一下也没大不了的」

  陈惜柔想着,任凭他如同情侣般搂着自己,可是很快,他的手不老实的从她吊带背心的下摆钻了上来,由于背心有自带的胸垫,她连内衣都没穿,男人的手很快便攀上了她的胸口,握住了那坚挺的奶子,「不要…别…」陈惜柔努力的转过头,用自以为很凶狠的目光瞪着他,男人并不理会她的目光,两根手指开始轻轻的捏玩她的乳尖。

  「啊!唔…」陈惜柔的身体一阵颤抖,强烈的酥麻感让她不由得叫出了声,吓的她赶紧用手捂在了嘴上,他的手一下下的轻揉着她的胸部,手指灵活的挑逗着她的乳头,陈惜柔只感觉自己全身都被摸软了,下面一丝丝的液体开始渗出小穴,捂着的嘴虽然强忍着,却依然有阵阵轻吟传出,只是车里声音比较大,掩盖了她的呻吟。

  这时他另一只环在她腰上的手拉了拉她的裙围,发现是那种松紧型的,便径直的钻了进去,直接钻进了内裤,盖在她的小腹上,陈惜柔的眼睛猛的瞪大,努力的转过头去可怜兮兮的望着他,拼命的摇头,可是男人的手并没有停止的意思,再进一步,探到了她的少女禁地,她的身体又是一阵颤抖,乳尖比刚才更加的挺立了,无力得差点抓不住吊环。

  「好滑,一根毛都没有呢,你的身体好敏感,好湿了噢」,他凑到她的耳边轻声说着,说完舔了舔她的耳垂,手指同时逗弄着她的阴蒂跟乳尖,陈惜柔的身体突然剧烈的抖动着,一股又一股的淫水喷洒在他的手上,终于再也撑不住,瘫软了下来,他忙抽出双手,搂住这个被他挑逗到高潮的女孩,在周围异样的眼光下轻轻的亲吻了一下她的嘴唇…

  高潮的余韵还未散去,可是陈惜柔却再也待不下去了,强忍着无力感在车到站台的时候逃似的下了车,「怎么会这样…还有一站路…算了,走走吧」内裤被淫水湿透了,陈惜柔走着想着,里面居然更痒了……

  好不容易走到家了,正巧碰到了一个人从自己家里出来,竟然是刚刚车上侵犯自己的色狼,两个人的眼中同时露出了错愕的表情,「我来介绍一下,这是雷涛,是你表姐季佳琪的未婚夫,今天第一次来我们家,这是我女儿陈惜柔」
  爸爸一无所知的介绍着,雷涛一脸坏笑着伸出手,「幸会幸会」陈惜柔瞥了他一眼,没有搭理他,走进家中。「我女儿被我宠坏了,你不要介意啊」「没事没事,我先走了啊姑父」「好的,慢点啊!」

  爸爸送走了雷涛回到家里,「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没礼貌啊?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爸爸这时才注意到她身上的衣服,想要移开目光,却又有着一丝丝的不舍,陈惜柔看在眼里,轻声的笑了笑,突然站起身,原地转了一圈,「好看吗,爸爸?」「嗯…嗯…」

  陈惜柔凑到爸爸身边,「爸爸,柔儿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柔儿可以跟妈妈一样,代替妈妈照顾你,真的!」陈惜柔说着,身体变得莫名的兴奋,比刚才被人挑逗还要有感觉了,全身上下散发着少女的清香,「不行!一边儿玩儿去!你可是我女儿!」「哼!」陈惜柔感到一丝挫败感,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因为她的包里还有着秘密武器。

  晚饭过后,爸爸先去洗澡了,陈惜柔知道爸爸有洗完澡喝茶的习惯,偷偷的从包中取出下午买的伟哥,分开外面的胶囊,她将里面的药粉倒进了他的水杯中,爸爸洗完后她也开始洗澡,一想到等下要发生的事情,她就有些偷偷的开心,「终于可以帮到爸爸了」,洗完澡后,她换上了下午刚买的睡衣,长长的肩带,露出了上半身大片雪白粉嫩的肌肤,乳房顶端透过睡衣隐约可见,她走到爸爸的房间,扑进爸爸的怀中,「爸爸好久没有抱过柔儿了,是不喜欢柔儿了吗?」
  「不是…没有,只是柔儿现在大了」爸爸说着,看向自己的女儿,一股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只见女儿也望着自己,有着最深情的目光,他终于忍受不住,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唇,陈惜柔敏感的身体随着父亲渐渐狂野的抚摸不断的扭动着,很快,身上的睡裙被父亲扯下,露出了那晶莹的玉体。

  她的双手搂住了父亲的脖子,猛烈的回应着他狂热的吻,吸吮着他钻进自己口中的舌头,爸爸再也忍不住,猛的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看着她清纯可爱的面容,爸爸仿佛在强忍着什么,坐起身,陈惜柔轻轻扭了扭腰,小腹微微向上挺起,双手抓住自己的脚,将那嫩红的小穴完全暴露在他面前,甜腻的叫着。
  「爸爸,给我,我要,啊!好大…好痛啊…」爸爸终于再也忍受不住,粗壮的阳具猛的插进了她的下体,快速的抽插起来,「啊啊…好痛…轻点啊爸爸…呜……」陈惜柔被这剧烈的抽插痛的差点哭出来。

  「爸爸受了这么多苦都没说过半句怨言,只要能让爸爸发泄,这点痛又算什么」陈惜柔想着,强忍着疼痛,配合的耸动起小腹,很快陈惜柔敏感的身体涌出无比的充实快感,盖住了疼痛,她开始发出愉悦的呻吟,「啊啊…爸爸…柔儿…好舒服…嗯…嗯…好厉害…来了…要来了…啊啊啊!」

  本应该喷涌而出的淫液被那巨大的阳具阻挡住,伴随着抽插变成了白浆,高潮过后的陈惜柔身体变得更加的敏感,「不行了爸爸…柔儿受不了了…啊啊…太舒服了…要死了…啊…爸爸…柔儿要被你干死了啊…不要…啊啊呀!」这次的高潮更加的强烈,陈惜柔的腰部都猛烈的痉挛起来,小穴猛的夹紧,居然将他的鸡巴挤了出来,「不行了…柔儿不行了…饶了我…爸爸饶了我…」

  陈惜柔躲开爸爸的手,翻个身,撑起柔软的身体想要逃离,却被爸爸一把抓住了小俏臀,拖到了胯下,直接从后面插进了她的体内,双手伸到胸前握住了她的嫩乳,「啊呀呀…好深…不行,不行呀…啊…顶到最里面了…柔儿不行了…柔儿要被爸爸操死了…像小母狗一样被爸爸干…要被干死了呀…啊啊啊呀…」
  陈惜柔再一次被干到了高潮,此时的她无力的趴在床上,口中伴随着父亲的抽插不时的发出低声的呜咽,而吃了伟哥的爸爸凭借着本能肆意的发泄着,终于本能的拔出鸡巴,将陈惜柔翻过身,一边撸着一边喷射在她的脸上,身上,此刻的她已经被干的昏死过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爸爸已经出去了,留下了做好的早餐,睡衣也已经被爸爸重新穿上,陈惜柔想要下床吃点早餐,刚刚一动,腿间便传来火辣辣的疼,「爸爸好粗心呀,一点也不心疼人家」,陈惜柔心里想着,可是却不愿再动了…这时,门口传来了声响,爸爸走了进来,直接掀起了她的睡裙,「不要…爸爸…疼…」

  「你还知道疼啊?啊?昨天怎么想不到疼了?」听到爸爸跟自己抬杠,久违的幸福感再次涌上陈惜柔的心头,忍住疼痛也抬起杠来,「老陈啊老陈,你把你亲女儿干的下不了床你还有理了你?」

  「这是什么?」他丢在床边几个壳子,正是昨天陈惜柔的秘密武器的遗骨,「少废话,我帮你上药,让你少受点罪」说着,不由分说的分开了她的双腿,「啊…轻点…真的很疼」爸爸的动作也温柔了起来,沾满药膏的手指轻轻的抚摸在那被干的红肿的小穴上,一下一下的抹匀,异样的感觉再次占据陈惜柔的全身,她的小穴又湿了…爸爸假装没看见,将早餐端了过来,一口一口的喂给她吃……
  不知道是因为药膏的效果好还是她的体质好,中午的时候,陈惜柔便感到下面不再那么痛了,便偷偷的翻起爸爸的电脑,他自以为保密的工具再她领先了六年的技术面前不堪一击,很快,她便发现了爸爸的许多秘密,「哇塞,都是看的这些东西啊,绿帽?调教?性奴?爸爸口味好重,最后居然是,女儿乱伦?看来爸爸也不是那样正经啊」她心里偷偷想着,「爸爸,只要你想,我什么都愿意!」
  晚上洗完澡,陈惜柔换上一条比昨天更加暴露的睡衣,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去勾引爸爸的时候,听到爸爸在房间里面叫她,「干嘛?」陈惜柔走了进去,看到女儿的样子,爸爸的眼睛都直了,「你今天看我电脑了?」「是啊,有什么嘛,不就是口味重了点,心里变态了点而已嘛」

  看着爸爸快要生气的样子,陈惜柔甜腻的说出心里想说的话,「只要你想,我什么都可以做!」爸爸听后一阵错愕,然后仿佛变了个人似的,「那你还不脱光?」此刻错愕的轮到了陈惜柔,可是,短暂的犹豫过后,她耸了耸肩膀,细细的吊带裙顺着嫩滑的娇躯滑落,全身赤裸着站在爸爸面前。

  「知道叫我什么吗?」「知道…主人…」「知道接下来怎么做?」陈惜柔走到父亲跟前,跪在了他椅子前,将他搭成帐篷的内裤脱下,伸出舌头,在他的蛋蛋上舔着,一边舔一边拉住爸爸的手摸向自己的奶子,她的舌头灵活的在他的肉棒上旋转着,最后来到了顶端,舌尖用力的向顶端的缝中钻着,「小骚货,这些都是谁教你的?」「没有人教啊,柔儿就是觉得主人这样会比较舒服」

  陈惜柔说完,张开小嘴,勉强含住了那硕大的龟头,舌头依然挤压着他的马眼,然后缓缓向下,可是直到顶到喉咙也才只进去了不到一半,突然爸爸摸着她的头猛的一按,整个鸡巴居然全部进入了她的喉咙中,「呜…呜呜呜…」强烈的呕吐感让陈惜柔的喉咙不断的蠕动着,惹的爸爸倒吸了一口凉气,依依不舍的拔了出来。

  「咱家柔儿还真是骚啊,想不想被操啊?」「想…主人…操我…」陈惜柔说着,心底翻腾的感觉越来越明显,「说的不够骚,重新说!」「主人…柔儿是小骚货…柔儿要主人的大鸡巴狠狠的插柔儿的小骚逼,求求主人快给柔儿吧…操死柔儿…」「不错不错,可是主人不想自己操柔儿,想让别人操,怎么办?」听到爸爸的话,陈惜柔心里不由得一惊。

  「爸爸真这么想啊,可是却也好刺激,不知道他想让谁操我呢…」「只要主人愿意,柔儿都可以的」「那你穿上这件睡衣出去吧,小口袋里有个窃听器,我只要听见你被人干的声音就可以了!至于被谁干就看你运气了!」

  陈惜柔听完爸爸的话,也禁不住兴奋起来,穿上装有窃听器的睡裙出了家门,夏天的夜晚还是有些凉的,走了好久都没有碰到人,更不用说有人会强奸自己了,走着走着,仿佛走到了一条熟悉的路,「这是?六年后我被强奸的地方?」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哇塞,居然发现了一个小姑娘!」

  「怎么可能?这个不就是,六年后一巴掌把我打回现在的男人吗!」陈惜柔想着,心里害怕了起来,想逃走,可是却发现后面还有3个人挡住了她的去路,「好漂亮的小妞儿啊,这么晚穿成这样出来,是想找刺激吗?陪我们玩玩儿!」
  「不要…放开我…啊…不要摸…呜…呜呜…」薄薄的睡裙在他们的拉扯下变成了碎片,嘴唇也被其中一个封住,舌头被卷入他的口中,两个清新嫩红的乳尖被一人一个含在口中吸吮着,就连下面的小穴都被最后一张嘴吸在了什么,舌头不停的往里面钻,「不行了…舒服的…受不了了…好爽啊…还要…」

  陈惜柔胡思乱想起来,下体已经湿成了一片,「受不了了,我先来,你们先让让,轮着上!」说完,抱起陈惜柔的屁股,猛的插了进去,「好舒服…」陈惜柔想着,忽然想到爸爸还在听着,便开始浪叫了起来,「啊…爸爸…救我啊…柔儿被人强奸了…他们有四个人啊…啊啊啊…他的鸡巴好大…插的柔儿…好舒服…不行了…柔儿的身体…太敏感了…到了…去了…啊啊呀…」

  谁知道那个人被陈惜柔叫的受不了,居然跟她一起到达了高潮,精液一波又一波的射在了她体内,陈惜柔喘息了一会,刚刚回过神来就被人翻了过来,「不要啊…不要从后面…太深了…会受不了的…啊!那里!不要!啊啊啊…进来了…爸爸,柔儿的处女屁眼被人操了,好痛啊!」

  「太慢了,你喜欢干后面,我们就一起干好了」说着,陈惜柔被拉着站直了身子,夹在中间,被两人同时操着,「啊…爸爸…我在被两人一起操…你为什么不来救我…柔儿太舒服了…柔儿真的快被他们干死了…受不了了啊!快来救我啊!又来了!啊啊啊啊!」两人配合着将陈惜柔干的连续三次高潮,在射完精之后,陈惜柔无力的瘫软在地上,脑中一片迷糊。

  这时,那三个人就这样走了,还剩一个压在了她的身上,「他们不是一伙的吗?」陈惜柔想着,但是在他的鸡巴插进小穴的那一刻,陈惜柔的脑海中只剩下两个字「舒服」,她甚至连叫都叫不出来了,眼前一片片的空白,有逐渐陷入深深的黑暗中,仿佛回到了六年后的那一刻。

  「原来…一直都没变过…只是在临死之前的时光中弥补了心中的某些遗憾罢了!」时光回到了六年后,一个齐大无比的鸡巴在一个女孩的下体进进出出着,而女孩,已经失去了气息……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