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情夫与绿奴的故事】(04)作者:cnrpkj2006
【情夫与绿奴的故事】(04)作者:cnrpkj2006
字数:6495


  前文链接:(01-03)thread-8996141-1-1.html
                (四)

  李瑞和宋国新那次通完电话之后,宋国新有一个月没有露面了。

  李瑞的老婆明显有些心绪不宁,晚上跟李瑞做爱的时候也是兴致不高。
  宋国新不来,李瑞又高兴又有些怅然若失。

  他爱老婆,希望老婆过得幸福快乐。

  没有宋国新,老婆明显是不幸福不快乐的。

  宋国新能给老婆的,他给不了。

  老婆每次给宋国新打过电话之后,脸色都是很难看。

  「他说他忙,没空来。我怀疑他又有别人了。」

  老婆有些委屈地告诉李瑞。

  李瑞也有些替老婆难过。

  犹豫了几次之后,李瑞终于还是鼓起勇气拨通了宋国新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喂——」

  宋国新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低沉粗重。

  李瑞的心里慌了一下,手有些抖。

  「宋哥……」

  他有些慌乱地叫了一声。

  「嗯。」

  宋国新在那边应了一声,声音还是低沉粗重。

  李瑞的心里又慌了一下,手还是抖。

  「宋哥,最近很忙吗?」

  李瑞鼓气勇气问。

  「还好,有事吗?」

  宋国新的声音变得有些懒散和漫不经心。

  「宋哥……你……好久没来了……」

  李瑞的声音弱了下去。

  宋国新的笑声在电话里响了起来。

  李瑞觉得有些心虚和尴尬。

  「你打电话来是想让我去操你的老婆吗?」

  宋国新的声音又变得低沉粗重起来。

  李瑞的额头开始冒汗,心里觉得很难堪。可是为了心爱的老婆,他忍着屈辱弱弱地应了一声:「是……」

  宋新国在电话里又笑了起来。

  「好吧,既然是李老弟你的请求,那我就去一趟吧。」

  宋国新笑着说完,很干脆地挂断了电话。

  ***********************************
  李瑞手里拿着已经被挂断的手机,呆呆地愣怔了好一会儿。窗外阳光明亮,有些刺眼。

  不大一会儿,隔壁老婆的手机铃声响了来,老婆接了电话,隐约传来了老婆的笑声。

  过了一阵子,老婆春风满面的告诉他,宋国新刚打电话告诉老婆,晚上要来。
  「我去买点下酒菜,国新说要在咱家吃晚饭。」

  老婆兴奋地说完,在李瑞脸上轻快地亲了一下,拎着包包蝴蝶一样飞出门去了。

  李瑞隔着窗子看着妻子脚步轻盈的背影,觉得能让妻子这么快乐,怎么样都值了。

  傍晚宋国新拎着礼物进门了。

  一个月没见,他脸上留了一层密密的黑胡茬,配上高大健壮的身材,整个人看上去更有气势,更有威压感了。

  宋国新进门开始脱鞋子的时候,李瑞下意识的就想过去拿拖鞋给他,可是李瑞老婆跑得比他更快,她拿着拖鞋弯腰放在李国新脚下,然后直起腰抱着宋国新开始撒娇。

  宋国新也抱紧了李瑞老婆,一边哈哈大笑解释着这一个月为什么没有来,一边眼神明亮的看着拘谨地站在一旁的李瑞。

  「来了?」

  李瑞点着头很有礼貌地打了声招呼。

  宋国新微微笑了一下,也点了点头。

  后来妻子去厨房炒菜,客厅里只剩下宋国新和李瑞在沙发上坐着。李瑞更加拘谨起来。

  俩人聊了一会儿工作上的事,宋国新忽然说:「去小卧室吧。」

  李瑞身子僵了一下,然后默默地点了点头。

  宋国新站起身,大步走进了小卧室。

  李瑞看了眼在厨房里哼着歌忙来忙去的老婆,低下头也慢慢地跟着进去了。
  李瑞进门之后,宋国新伸手从里面插上了门。

  李瑞心里一紧,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出来,又慢慢的把嘴闭上了。

  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宋国新上下打量了一下李瑞,然后用温和的口气说:「跪下吧。」

  李瑞有些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这样带有侮辱性的要求宋国新从来没有提过。
  「你既然打电话让我来,你就得什么都听我的。如果你不愿意,那我就立刻出去告诉你老婆,说你不愿意我再来你们家,想让我和你老婆分手。而且以后我也再不会和你老婆来往了。那样的话,不知道你老婆会有什么反应。」

  宋国新看着李瑞站在那里犹豫不决,就眼神有些凌厉地说道。

  李瑞心里一下子就慌了。

  他知道宋国新说得出就做得到,那样的话,老婆会很生气很不开心吧。
  于是李瑞屈着膝盖慢慢地跪了下去。

  宋国新叉开双腿站在跪着的李瑞面前,满意地低头看着李瑞,然后下命令说:「帮我把腰带解开。」

  李瑞跪在地上,脸的高度正对着宋国新的裆部,宋国新今天穿了条窄裆的牛仔裤,勒得有点紧,裤裆前面鼓鼓囊囊的凸起了一个大包,大包和李瑞的鼻尖近在咫尺,李瑞甚至能看清宋国新牛仔裤里鸡巴的形状。

  李瑞微微低下头,有些难堪地涨红了脸。

  「快一点。」

  宋国新低头看着李瑞的脑瓜顶,又催促了一声。

  李瑞微微咬着牙,抬起头,把手搭在了宋国新的腰带扣上来回拉扯着,把皮带扣弄得哗哗直响。

  皮带解开之后,牛仔裤裤腰上的那颗铜纽扣却难住了李瑞,他埋头解了半天也没解开。

  于是他涨红着脸有些无助地抬头看了看宋国新。

  宋国新低头看着李瑞,笑了一下,却没有伸手自己解开纽扣的意思,只是看着李瑞,示意他继续。

  李瑞的脸涨得更红了,只好继续吃力地去解那颗铜纽扣。

  扣子终于解开了,李瑞长长的松了口气,向下拉开了宋国新的牛仔裤拉链。
  拉开拉链,李瑞看到宋国新穿了一条崭新的棉质白色三角内裤,粗大的鸡巴和沉甸甸的卵袋把轻薄柔软的内裤顶出了一个鼓包。

  李瑞抓着牛仔裤吃力的把它往下拉,牛仔裤的裤腿窄,布料又厚,很不容易往下扒。

  宋国新继续低头看着李瑞忙得满头大汗,并不怎么配合他。

  李瑞心里有些赌气,用力往下一拉牛仔裤,把宋国新拉的身子一晃,差点跌倒。

  宋国新站稳脚步,低头看着正把牛仔裤从自己脚上扯下来的李瑞,口气有些严肃地说:「你是不是很不情愿做这些?」

  李瑞把扯下来的牛仔裤扔到一边,站起身看着宋国新,言不由衷地说:「没有,我很乐意为你做这些事。」

  宋国新眯了眯眼,目光有些凌厉地盯着李瑞说道:「你要知道,我并不是只有你老婆一个女人,我来不来都无所谓,本来我也有些腻了,是你打电话让我来,我才有了几分兴致。如果你要闹别扭,我就直接走人,咱们一拍两散,各玩各的。」
  李瑞听他把话说得这么直白,心里一下子有些慌了,他急忙又主动跪了下去。
  「宋哥你别误会,我真的没有不愿意。我什么都听你的,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李瑞低声下气的说道。

  「那就好。」

  宋国新满意地点了点头。

  然后他低头看着李瑞用温和的语气说道:「帮我把鸡巴掏出来。不要把内裤脱下来,从下面掏。」

  李瑞望着宋国新近在眼前的那条鼓鼓囊囊的白色内裤,脸上的表情呆了呆,尽管他嘴上说什么都听宋国新的,可是听到这样的命令心里还是有些抵触。
  他觉得事情已经向着更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宋国新看出了李瑞的犹豫,于是他用更严厉的口气又重复了一遍:「把我的鸡巴掏出来!」

  李瑞终于还是屈服了,涨红着脸伸出手从宋国新白色三角内裤的底部边缘把手伸了进去。

  手指最先接触到的是柔软温热的一团,凭直觉李瑞认为那样该是阴囊的一部分。于是他把手指往上挪了挪,更加深入的摸了摸,终于摸到了宋国新那条大鸡巴,软软的稍微带了些韧性,李瑞的心跳得厉害,有些难堪又有些激动。于是他捏着那条鸡巴迅速的把它拉了出来,同时松开手把头低了下去,脸上烧得厉害,他不敢抬头去看那条鸡巴,他知道那条鸡巴就垂在他的头顶,只要他一抬头就会和那条鸡巴对上。于是他红着脸跪在那里,把头埋得更低了。

  宋国新在李瑞把他的鸡巴拉出来的同时,鼻腔里微微哼了一声,身子抖了一下。

  「你弄疼我了。」

  他依旧口气温和地说。

  「对……对不起。」

  李瑞埋着头有些抱歉地说。

  宋国新低头看着李瑞,笑了一下说:「把头抬起来。」

  李瑞心里虽然不是很情愿,但还是把头抬了起来。他抬起头以后,脸正对着宋国新那条耷拉在内裤外面的大鸡巴。鸡巴还是软的,又粗又长,黑褐色,鸡巴头饱满硕大,整根鸡巴看上去沉甸甸的,很威风,很有雄性的力道。

  李瑞看着那条大鸡巴有些自惭形秽,老婆喜欢宋国新肯定跟这条大鸡巴有关,这是先天优势,李瑞也没办法,他再怎么努力对老婆好也给不了她这么一根又粗又长的大鸡巴。

  「我的鸡巴大不大?」

  宋国新低头看着李瑞,用朋友之间聊天的口气问李瑞。

  这是让李瑞觉得最尴尬的地方。

  宋国新好像真的是在把他当朋友,可做出来的事儿却和朋友一点都不沾边。
  对宋国新的问题李瑞觉得有些难以启齿,于是他沉默地看着那条大鸡巴,没有回答。

  宋国新却忽然抓着李瑞的头发把李瑞的脸按在了自己的那根大鸡巴上。
  李瑞感觉呼吸有些困难,那根大鸡巴的温度很高,李瑞的脸被那根大鸡巴烫的发烧。

  宋国新按着李瑞的脑袋把李瑞的脸压在自己的大鸡巴上,一直不松手,然后用严厉的口气问:「这回看清楚了没?我的鸡巴大不大?」

  李瑞的呼吸越来越困难,鼻子也被压扁在了那根大鸡巴上,鼻腔里充斥着青草沐浴露和宋国新的体味。

  宋国新的味道并不难闻,而且来之前他肯定已经洗过澡了。

  宋国新很爱干净,所以前几次他把鸡巴捅在李瑞脸上时,李瑞也没觉得不能忍受。

  如果是一条没洗过的又骚又臭又肮脏的鸡巴捅在自己脸上,那应该会更屈辱,更让人难以忍受吧。

  李瑞心里琢磨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宋国新按着他的脑袋依旧不肯撒手。
  「我的鸡巴大不大?」

  宋国新依旧在执拗地问着。

  「大。」

  李瑞终于熬不住弱弱地回答了一声。

  宋国新哈哈笑着松开了手,李瑞自有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又低下了头。
  他觉得自己已经被宋国新控制了,无法逃脱。

  「那你想不想让这根大鸡巴操你的老婆?」

  宋国新在李瑞头顶上哈哈大笑着问。

  「想。」

  李瑞已经放弃抵抗了,反正就是就嘴上说说的事儿,一个音节的回答,不难办到。

  宋国新停下笑声,抓着李瑞的头发让他抬起头,一脸不满意的看着李瑞说:「这次为什么回答得这么快?」

  李瑞一头雾水的向上望着宋国新,不明白他的意思,回答干脆了不应该是正和他的意吗?

  「你这么快的回答,让人觉得很没意思。」

  宋国新又用朋友间推心置腹的口吻对李瑞说。

  李瑞彻底无奈了。

  他闭上嘴,随便宋国新怎么说,有点懒得理宋国新了。

  宋国新看着李瑞有些冷淡的表情,皱了皱眉,然后忽然自己把身上的那条白内裤脱了下来,踢到了一旁。然后他走近李瑞,把那根鸡巴垂在李瑞头顶说:「既然你想让这根大鸡巴操你的老婆,那就把它弄硬吧。」

  李瑞有些吃惊地向上仰着头,宋国新站的太近,李瑞的目光被宋国新的那根大鸡巴挡住了,看不到宋国新的脸。

  「快点把我的鸡巴弄硬,你再这么磨磨蹭蹭的,我就走人了。」

  宋国新催促道。

  李瑞一咬牙,忍着内心的屈辱,伸出手握住了宋国新的那条粗鸡巴,套弄了起来。

  这是李瑞长这么大第一次像这样抓着除自己之外的另一个男人的鸡巴。
  宋国新那根大鸡巴握在手里的感觉跟李瑞握自己鸡巴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宋国新那根大鸡巴握在手里感觉更粗,更肉,更有分量。李瑞把宋国新的大鸡巴来回撸动的时候,那根大鸡巴在他手里来回甩动跳跃着,像是充满了生命力。
  宋国新重重的喘了一口气,鸡巴在李瑞的手里慢慢变得更大更硬起来,最后完全勃起了。

  李瑞握着那根完全硬起来的大鸡巴又撸了几下,松开了手。那根大鸡巴在他头顶上威风凛凛地挺立着,龟头又大又亮,鸡巴眼一张一合,分泌出了一些清亮的粘液。

  宋国新又喘了一口气,忽然压着自己的鸡巴把它压在了李瑞的脸上,来回磨蹭了几下,最后把鸡巴头捅在李瑞的嘴上,把大鸡巴分泌出的那些粘液涂在了李瑞的嘴唇上。

  李瑞闭上眼睛,握紧拳头涨红了脸,紧紧地抿着嘴唇,忍受着心中的那份屈辱。

  宋国新忽然喘着粗气命令道:「把嘴张开。」

  李瑞猛地瞪大眼睛怒视着宋国新。

  「把嘴张开。」

  宋国新把鸡巴顶在李瑞的嘴唇上又说了一遍。

  李瑞猛地扭转头甩掉了宋国新的大鸡巴。

  「你是同性恋吗?为什么让一个男人为你口交?」

  李瑞瞪着宋国新质问道。

  宋国新低头看着李瑞,竟然认真地思考了起来。

  然后他摇了摇头。

  「我不是同性恋,可是我喜欢看你屈辱臣服的样子,我是不是有些变态?」
  宋国新又摆出一副朋友间推心置腹的样子很认真地说。

  「可是为你口交这件事超出了我的底线,我不能做。」

  李瑞很坚决地说。

  宋国新挺着那根大鸡巴有些苦恼地挠了挠头。

  「除了口交和肛交,其他事情我会尽量满足你。」

  李瑞怕宋国新又要走,赶紧作保证。

  「肛交我可以不跟你做,本来我也不好那一口,至于口交,既然暂时你没法接受,那咱们就缓一缓。我很想看到我的鸡巴插进你嘴里,你满脸羞辱的样子。哈哈,那会让我很激动,兴致高涨。」

  宋国新很直白地说。

  李瑞无语地望着他。

  「好了,我要去操你的老婆了,你要不要跟来看看?」

  宋国新又用朋友间的口吻对李瑞说。

  好像在说一件很稀松平常的事。

  李瑞摇了摇头。

  「那我去了。」

  宋国新挺着那根被李瑞弄硬的大鸡巴转身朝卧室门口走去。

  「你不要把这里发生的事告诉我老婆。」

  李瑞喊着又把这件事交代了一遍。

  宋国新回头看着李瑞,笑了笑说:「大家只不过是玩玩,你太认真了。」
  然后他打开门出去了。

  站在门外宋国新忽然又回头说:「既然你不想看我操你老婆,那你就跪在这里别动,等我回来。」

  李瑞点了点头,跪在那里看着宋国新不关门的离开了。

  过了一会儿,厨房那边就就传来了响亮的啪啪声还有老婆的呻吟尖叫声。
  李瑞跪在那里低着头,想象着宋国新刚被自己弄硬的大鸡巴正在自己老婆湿淋淋的逼里捅进捅出,李瑞的下身也慢慢变得坚硬起来。

  过了好一会,厨房里的声音还没停下来,李瑞的鸡巴在裤裆里变得越来越硬。
  于是他终于忍不住抖着手拉开了裤子拉链,掏出自己坚硬的鸡巴,跪在地上剧烈地撸动了起来。

  李瑞正撸的起劲,宋国新忽然挺着那根坚硬的鸡巴走了进来。那根鸡巴已经变得湿漉漉的了,沾满了李瑞老婆的淫水。

  刚一进门,宋国新就看到李瑞露着鸡巴跪在那里正用手上下卖力地撸着。
  「哈哈,听我操你老婆就让你这么激动吗?」

  宋国新挺着坚硬的鸡巴走过去笑着说。

  李瑞惊慌失措的想把鸡巴收进裤子里,可是鸡巴太硬了,收不回去,他只好用手捂着鸡巴跪在那里,羞愧地埋下了头。

  「把手拿开,让我看看。」

  宋国新站在李瑞身前温和地说。

  李瑞摇了摇头。

  「你刚才还说除了肛交和口交,其他什么事儿都听我的,这么快就要反悔?我现在就想看你的鸡巴,快松开手。」

  宋国新的口气变得严厉起来。

  李瑞只好无奈地拿开手,把自己那根依然坚硬的鸡巴暴露了出来。

  宋国新低头看了看李瑞的鸡巴,然后抓着李瑞的头发让他抬起了脑袋。
  「你老婆高潮了我还没有射,你看我的鸡巴上都是你老婆的淫水。」

  宋国新说着把湿漉漉的鸡巴捅在了李瑞的脸上,李瑞闻到了属于老婆的熟悉的味道,他为老婆舔逼时经常会吃到这种味儿。

  「你要不要张开嘴尝尝你老婆的味道?」

  宋国新一边把鸡巴在李瑞的嘴唇上磨蹭着,一边把穿着白色纯棉袜的大脚踩上了李瑞那根露在裤子外的硬鸡巴,来回碾着。

  李瑞发出了呻吟声,有些痛苦也有些欢愉。

  那种碾压和磨蹭刺激着李瑞,让他性欲高涨。

  鼻子下面那根鸡巴上散发出来的属于老婆的味道更是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神魂颠倒。

  于是他终于忍不住张开了嘴,想品尝到更多的属于老婆的味道。

  宋国新一挺身,那根沾满李瑞老婆淫水的坚硬大鸡巴猛烈地撞进了李瑞的嘴里,一直捅进了他的喉咙深处。

  李瑞满嘴都是老婆的味道,熟悉又亲切。

  他浑身一抖,鸡巴在宋国新大脚的蹂躏下喷出了一股接一股粘稠滚烫的精液,喷在了宋国新的袜子和李瑞自己的裤裆上。

  宋国新哈哈大笑起来,从李瑞嘴里抽出鸡巴,又脱掉沾满了李瑞精液的袜子扔在地上。

  然后宋国新笑着温和地对李瑞说:「该去吃饭了,更刺激的事情还在饭桌上等着你呢,但愿你挺得住,还能连射第二次。」

  说完,他伸手摸了摸李瑞的头,转身走了出去。

  李瑞躺倒在地上,大口喘息着。

  他刚刚体验了一生中最激烈最畅快的一次射精,累得有些虚脱了。

  等终于回过神来,李瑞开始深深的懊悔起来。

  他和宋国新,这算什么呢?

  他好像已经被宋国新控制了,正在走向一条未可知的道路。

  李瑞有些害怕,也有些兴奋。

  他想守着老婆一起走上这条未知的道路,勇敢向前。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