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青春遐想录】(01-03)作者:tsubasa0709
【青春遐想录】(01-03)作者:tsubasa0709
字数:9656


                (一)

  我叫小翼,读高中一年级,中等身材吧,颜值还是不低的,有一个女朋友,也是同班同学,在一起快半年了,但是只是限于搂搂抱抱,打个KISS,她一直不让我有进一步的动作,摸摸胸都会把我手打开。

  当然,本人也还没有性经验。

  再介绍一下我女朋友吧,叫文文,人长得很可爱,有点丰满,才高一胸部就有C罩杯,我一隻手刚好握得住,曾经几次偷袭成功的刹那,感觉好软,好舒服。
  而且人很单纯,虽然在我之前有过别的男朋友,但还留着第一次,也说过要把第一次留到结婚时。

  有一次,在回家路上,文文搂着我的手臂对我说「亲爱的,你有没有看过A片?我听闺蜜A和闺蜜B说起过,虽然听说很黄,能让我看看嘛?」

  我心想:这都是什么闺蜜,这不是要把我老婆带坏吗?不过,这也未尝不是一个机会啊,到时候看得她情慾上来了,我不就得手了吗。

  还是说是在暗示我?我只能说「我是看过,如果你想看的话我可以找出来给你看啊。」

  她听到后兴奋的说「好啊,好啊,这样吧,週五早放学,你爸妈也没这么早回来,我去你家看吧。」

  我一听到这,心就凉了半截,週五是早放学没错,可是也就比我爸妈早两个多小时到家,又要看片,又要办事,还要打扫战场,真是时间紧,任务重啊!果一晚上都在构思周五要怎么才能禋噙噎就范,一晚上都慬好。

  第二天一早,赶到学校,同桌阿树就直接把我作业抢过去了。

  说到这个阿树,他可是我们班名副其实的班草,所以坐在他旁边我的颜值也就没那么突出了,女朋友是一定有的,做也早就做过了,甚至前不久他女朋友大姨妈来晚了一周,把他吓得半死,从那以后每次办事他都戴套。

  她女朋友虽然长得不错,胸也很大,接近D罩杯了,但是挺胖的,对于这一点我们几个同学也都替他惋惜。

  他平时虽然整天游手好閒,成绩却还过得去,这一点让人羡慕不已。

  有时候也会凭藉着他那张脸在外面和别的姑娘滚床单,不过她女朋友也没有抓到把柄,也没和他闹。

  还记得他和我们分享他和女友的初体验,那时候两人交往两个多月,他也知道他女朋友和他平时勾搭的那些两三天甚至当晚就能上床的不一样,不能操之过急,只能慢慢寻找合适的时机。

  那天正好是阿树的生日,在很久之前他就开始佈局,暗示他女友说希望收到的礼物是她(虽然我生日还有大半年,但这个方法我也用过,根本行不通,女友就是蒙溷过去,说什么我本来就是你的了呀之类的话),果不其然的,生日那天,下午当其他朋友在帮他庆祝完离场后,他女友单独留下,说「今天是你的生日,也是我们在一起后给你过的第一个生日,我希望你永远也不要忘记这一天,即使以后有一天你离开我了,或是我离开你了,我想到我的第一次就会想起你的生日,你的一切。你想到生日就会想到我们过去发生的种种,所以我要把它变得与众不同。」

  阿树这时候早就被感动的说不出话来,紧紧抱着他女友,甚至对以往自己的所作所为都在忏悔,当然,也仅仅是那一天而已。

  阿树当然立刻拉起女朋友的手直奔最近的宾馆,开房登记,一切都是熟门熟路,原因也不要我多说了吧。

  一进入房间,阿树就迫不及待的吻了上去,吻到娇喘吁吁才分开,但阿树知道,这是对方的第一次,一定要让她心甘情愿,虽然内心早就已经火烧火燎了,但还是故作镇定的说「你,确定要把你作为女人最宝贵的第一给我吗?」

  她有了一瞬间的犹豫,但还是坚定的说「当然,我爱你,我愿意把我的一切都给你。」

  听到这句话后,阿树也不装大尾巴狼了,先是迅速的把自己脱得只剩内裤,然后一件件地脱她的衣服,非常的温柔,外衣,汗衫,内衣,很快他女友就已经一丝不挂了,白嫩的皮肤上显露这澹澹的红色,头也不敢抬起来。

  阿树知道,接下来是正戏。

  他先挤按她女友的奶头,然后嘴巴又吻了上去,用舌头撬开她的牙齿将舌头伸了进去,贪婪的吸吮着。

  另一隻手也没閒着,伸到女友的阴道口摩擦着,很快就氾滥成灾了,但是他女友不知道是娇羞还是什么,一直在忍着,身体不断的颤抖着,但是没有什么反应,阿树也很无奈,只能提枪上马。

  他女友痛的马上叫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声音。

  同时,对于阿树而言,处女的阴道特别紧,就算阿树有过不少经验,还是没上过处女,这么紧的阴道还是让他有点把持不住,等到适应过来,他就开始迅速的抽插了起来,奇怪的是,这时候他女友也不忍着了,叫的声音越来越大,各种淫声浪语也出来了「啊……啊……啊……戳到底了……好厉害……好深……好舒服……好大……虮。」

  听到这些,阿树更是抖擞精神,用出九浅一深的技巧来满足她,很快,他的初经人事的女友就高潮了「不行了……我……要……尿了。」

  说完,就喷出大量的阴精。

  阿树说「笨蛋,你这不是尿了,是高潮了,刚才是不是很舒服啊?」

  她喘着粗气说「你好讨厌,知道还问,把我害成这样的还不都是你?不过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

  阿树邪笑说「嘻嘻,知道舒服了吧,不过我还没舒服呢,让你再爽一次。」
  说完,有开始抽插起来,她女友叫到「啊,还来?我不行了……再深一点……对……就是那裡……啊……好爽……老公……你好厉害……」

  「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

  「啊……啊……好舒服……啊……又要到了……老公……啊」

  说完就再一次的喷出大量的阴精,两眼一翻,居然舒服得晕过去了。

  阿树在又一次把她送上高潮之后,也射出了他自己的精业,装满了他的阴道,拔出他的鸡巴后,精业溷合着阴精缓缓的流出,打湿了一大片床单。

  看到这淫秽的一幕,阿树内心充满得意,同时也奇怪为什么一开始那么放不开的女人到后面反而如此的浪,不过这也是种新鲜感,是从未有过的。

  听完这些,我们几个狐朋狗友眼中或是羡慕或是嫉妒,有两个还弯着腰直奔男厕所去了,我也只能默默的歎了口气,把内心的嚮往深深的隐藏起来。

  其实虽然和他们关係都不错,但是我家裡管得紧,每次出门都要求几点之前必须回家,所以很少和他们出去玩,当然,他们去的夜店,酒吧之类的我也是不太敢去。

                (二)

  说完阿树的事情,再回到我身上。

  我选在一个课间,偷偷的和他说了文文提出要看A片的事情,问问他是怎么看的。

  因为不得不承认在揣摩女生心思上,他要比我高了不止一个水平。

  听完我的陈述,他马上换了一个表情,然后弯下身去在书包裡摸索起来,我不禁好奇,问他「我在徵求你意见呢,你不回答我,还找东西,你找什么呢?」
  他说「你别急,我马上找到了,你就知道了,对了,就是这个。」

  说完他从书包裡掏出一盒开封过的杜蕾斯,从裡面取出来一个递给我说「我看你们俩这次十有八九是要做了,这个给你,别怀孕了哈,就当我给你的庆祝摆脱处男之身的贺礼。」

  我一脸狐疑的说「不应该吧,她的性格不像是会和我做的样子。」

  他脸一板说「你傻啊,一个女的主动和你说要看A片,这不是在暗示你发生进一步的关係,还能是什么?再退一万步讲,就算她真的是太单纯了,单纯到因为好奇才提出想看A片,虽然我不认为现在还有这么单纯的女孩子,但是说不定她是个奇葩,所以才正好和你这奇葩在一起。」

  我一听,这摆明不是什么好话啊,一急说「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他说「你别急啊,你想,就算她真没这个意思,到时候看了片她还不得动情啊,女人也像男人看片会硬一样,她们看了片下面也会湿,也会想要,到时候浑身发软,你稍微主动点她不还得乖乖就范?你一个大男人,难道连处于那种状态下的女人都拿不下?」

  我一想,也是啊,到时候一切不还是水到渠成。

  但是我看着他那递在半空的杜蕾斯,想想还是推了回去。

  他一急说「你小子想干嘛,不会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你都不想把握吧?那也太怂了,还是说你知道她的月经期,已经算出来那天是安全期了?」

  我推了他一把说「我哪裡会知道那种事,就算我想知道,她也不会告诉我好吧。」

  「那你是几个意思?」

  我说「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如果那真是我和她的第一次,用套子也要用我亲自去买的。」

  他一听,撇了撇嘴说「我现在不担心她了,我反而担心你,别她做好了打算,你却临阵退缩了。」

  好吧,其实我说谎了,我不用他的套子的原因其实是害怕他在套子戳过洞,搞恶作剧,到时候真怀上了不就傻了?我还不想还是个高中生的时候就当爸爸咧。
  虽然很有可能是我太多疑了,但是还是小心点,毕竟牵扯到一条人命啊。
  很快,週五就到了,到了下午放学,和文文手拉着手走在路上,我内心还是有些忐忑不安。

  也许是害怕进程不会是我想的那样,也许是想到破处的这一天真的到来了而有些不敢相信,感觉像是做梦,生怕这一切只是个美丽的泡沫,轻轻一碰就破碎,我将会从梦中醒来。

  而文文则是相反,整个人微微有点兴奋,像是小孩子得知自己要被带去从没去过的游乐园一样。

  恐怕如果不是考虑到在大街上,她早就开口问我关于A片的事了。

  当我把文文带进家门的一瞬间,我突然一怔,发现我这几天都沉浸在阿树和我说的话以及对今天的计画,结果却忘了施行计画裡很重要的一环,那就是——买套子。

  但我也不能现在开门出去买啊,那样子太尴尬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不过A片裡男优颜射的,或者口爆的都是在射之前拔出来的,如果最后真的和她做了的话,我应该可以像AV男优一样在射之前控制住拔出来的吧,想到这些,我就放心了。

  我做在电脑前打开电脑,文文也没有再去搬个椅子坐过来,而是一屁股坐在我的腿上,这下好了,片还没看,老二倒不争气的先硬起来了,虽然以前也做过抱在怀裡,坐腿上的事情,但是今天特别特殊,让我不得不带有些遐想。

  打开播放机,我准备好的片子就开始放起来了。

  这裡不得不提一下,因为考虑到文文是第一次看A片,甚至可能是第一次,为了不在她心理种下一些奇怪的观点,我特意挑选的是一部很普通的AV,就是一男优一女友先是69式互相口交,然后进入正戏,最后发射。

  没有太多剧情,毕竟我也不是NTR爱好者,也不想在文文心中埋下NTR的种子,至于群交就更不行了,因为她只能属于我一个人。

  像SM,调教,女警官,乱伦,公交的我更不会,我可不捨得让我的文文变坏。

  正片开始,看着萤幕裡的男女主角相互爱抚,舌唇交错,互相交换着津液,我的老二也是越来越硬,越来越大,坐在我腿上的文文,不知道是意识到了我老二的威胁,坐着不舒服,还是被片子带动了情欲,屁股在微微的挪动,调整坐姿的接触的部位。

  我的手也慢慢的环上了她的腰,慢慢的在她的腰部游走,看到片萤幕裡男优摸上了女优,我也慢慢的往文文的胸部摸去,但是被她的手制止了,她低声了说了句「不要。」

  我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能操之过急,文文还是有点戒备的,也只好作罢,手又环在了她的腰上。

  随着萤幕裡的男优把他那硕大的老二插进女优的身体裡开始抽动,时而变换着姿势,文文似乎看得越来越投入了,脸上也泛起了潮红,我在她脖子旁边轻轻吹了几口气也没有发觉。

  于是我进一步的得寸进尺起来,先是轻轻的舔弄她的耳垂,然后手也不闲着,再次向着双乳发动进攻,这次她并没有阻止我,我内心窃喜,想着革命马上就要成功了。

  隔着衣物,她的乳房在我的受掌中不断变幻着形状,很快,我就不满足于此,手伸进她的衣服裡,拨开乳罩,和她的乳房来了一场亲密接触,第一次如此没有隔阂的摸到她的乳房,轻轻的揉捏着,这种感觉对于我而言是又新鲜又刺激,老二不禁又膨胀了几分。

  这时候,我已经不去管萤幕裡的AV进行到了哪一步了,我想着的就是要征服她。

  让她彻底属于我。

  我的一隻手继续揉捏着她那饱满的乳房,另一隻手慢慢的向下移去,当我摸到那神秘的桃花源的时候,文文整个人似乎清醒一些了,喃喃说着「不行,我们不能这样,还不到时候。」

  但是她的脸却是红得彷佛要滴出血来。

  看上去更加娇豔可爱了几分。

  这时候她整个人挣扎着要站起来,原来在刚刚,电脑裡播放的AV已经结束,但是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是情动了,现在脸上散发着一股潮红,整个人也没什么力气。

  我想着如果不把握这个机会,以后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这个机会了。
  于是连忙一把抱住她,她身体马上就软在我怀裡,我把她转过身来,张开大嘴就吻了上去,用舌头撬开她紧闭的牙齿,追寻那四处躲藏舌头。

  终于,被我抓到了她的舌头,用力的吸舔着。

  她本来还推开我的手也渐渐的彻底失去了力气,转而开始用舌头热烈的回应着我。

  我一隻手再次伸进她的衣服,乳罩内,寻找她的乳头发动攻势,另一隻手则摸索到了屁股,蹂躏她那性感的大屁股,并渐渐往前面摸索,这时候她似乎有点清醒了,伸出手抓住了我在下面的手,我没办法,只好让那只手继续在揉着她的臀部。

  而在上面,我的嘴不再只进攻她的唇舌了,而是慢慢的亲吻,舔着她的脖子,耳垂,我知道她平时很怕痒,所以这裡一定特别敏感。

  果不其然,随着我的进攻,她的喘息声越来越重,这时候我在她臀部上的手,轻轻地把她的裤子拉了下去,她赶忙双腿夹紧,但还是彻底的露出白色内裤。
  当然,我没有因为下面的得手而放弃上面的进攻,就在我要採取进一步的行动的时候,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本来我并没有放在心上,只专注于征服眼前的女人。

  但是,我突然意识到这铃声和别的铃声不同。

  因为我週五放学早,经常带女朋友到家裡玩,或者有时候出去约会,为了应对突发情况,比如爸妈突然打电话来说早回家啊,或者交代我要在家裡处理什么事情啊。

  为了防止错过这些电话而和女朋友被家长堵在家裡,所以我给我父母设置的来电手机铃声是独立的。

  所以,当我听到那种电话铃声,我就算再不舍,也得去接,不然如果恰好是爸妈早回来,而我正在床上和文文策马奔腾呢,那一切都玩了,一顿毒打被逼分手还算是轻的,如果被吓得阳痿了那就毁了。

  我无奈只能放下怀裡的佳人,去接电话。

  电话原来是我妈打来的,她说「我今晚临时有事,要手裡头事情做完才能回来,你记得先煮饭,烧菜,等你爸回来了,如果你们肚子饿了就先吃,别等我了。」
  我连忙连口成是,然后又敷衍了几句,把电话挂了,然后风一般地跑到文文那裡去。

  但是映入眼帘的一幕却是让我呆在了原地。

  只见文文已经穿上裤子,整理好衣服,正在重新扎头髮呢。

  如果不是脸上还洋溢着那种醉人的红晕,还以为只是个普通高中女生在打理头髮呢。

  文文问了我电话的内容,我如实的告诉了她,她说「既然这样,那你抓紧时间煮饭,烧菜吧,我也不打扰你了,我先走了。」

  我张了张嘴,却想不出说什么理由来挽留她,只能说「我送你出去吧。」
  送完文文回到家中后,我再次的来到电脑桌前,闻着她留下的芳香,内心一阵荡漾,但还是对我妈埋怨不已,如果没有这个电话,我早就成功把事给办了。
  只能无奈的苦笑了一声,清理起了有人来过的痕迹。

  时至今日,我回想起文文,内心还是一阵苦涩。

  我曾经无数次的追问过自己,如果当时你成了我的女人,我们后来是不是就不会分手了?我们的人生是不是都会变得不同?我却没有勇气给出自己一个肯定的答桉。

  可惜过去已经发生的无法改变,我的猜测也只能湮没在时间长河裡,溅不起一朵浪花。

                (三)

  自从週五文文落荒而逃后,也就很平淡的度过了接下来的週末,我们两人也都很默契的谁都没有再提起这件事情。

  週一早上,我刚到学校,阿树就迫不及待的一脸淫笑的说「怎么样?第一次的体验还顺利吧?」

  我摇了摇头说「唉,别提了。」

  他一听,急着问「怎么了?是你那活不行,还是她大姨妈来了?」

  我说「都不是」

  他说「那是什么情况?难道她看了AV没有任何感觉?不可能吧,还是说你连一个动了情的小姑娘都摁不住?」

  我只好无奈的说「都不是,其实是被人打扰了,不得不中断了。」

  他一惊说「不是吧,这么劲爆!!!!被你爸妈堵在家里床上啦?」

  我说「如果是这样,我今天还能完好无损的来上课?是这样的,本来都快成了,但是我妈一个电话突然打过来,我不得不接啊,这一接电话,她就清醒过来了,然后走掉了,我还有什么机会呢?」(虽然关係不错,但我也不可能像他一样做到告诉别人这些事情的细节,更何况前面花了那么长时间才脱掉了文文的裤子,多失败啊,说出来不得被笑话死。)

  阿树听完后拍了拍我的肩膀一阵大笑,摇头说「你怎么这么倒楣,这么好的机会,下次有这样的机会不知道你要等到什么时候了,真替你着急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无视他挖苦的语气,只管低头做着自己的事情。

  第一节课是语文课,一个毫无威信的糟老头子,也没人听他课,混混就过去了。第二节课则是英语课,英语老师是我们班主任。姓李,不得不提她可是个绝对的美人,全校女老师里可找不到姿色能和她相比的人。人也年轻,不到三十岁,长着一张少女脸,但却有着小少妇的风情,笑起来十分甜美。

  开学报导那天,大家都还没校服,她作为老师没站在讲台前,而是坐在座位里,被好几个男生搭讪。直到她见人到得差不多的,站起来做自我介绍说她自己是班主任,可是把我们吓了一大跳,特别是那几个向她搭讪过的男生,在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战战兢兢,在她面前伪装出一副乖学生的样子。

  她有着一双特别美丽,细长诱人犯罪的腿,平时常常穿着裙子,踩着高跟鞋来上课,有时候里面穿着丝袜,有时候则是光着腿,上课的时候在教室里走来走去,看着她黑色或肉色丝袜包裹着那双诱人的腿,让我常常看着咽口水,当然,我曾经也意淫过她那双美腿包裹着丝袜踩在我的大鸡巴上,就连在梦中也多次梦见她的美腿,结果常常被老二硬的疼醒。

  有时候也会穿着紧身牛仔裤,我看着她那肥大的屁股被紧紧的包在牛仔裤里,感觉什么时候会撑出来,两腿的曲线在牛仔裤的勾勒下更显得迷人,我有时候就想着如果能够一头埋进臀沟里去,大肆吸舔一番,那该是怎样一番美妙的滋味啊。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有着童颜却没有对应的巨乳,相反却是比较贫瘠,就只有B罩杯。曾经有一次,她穿着领子比较宽鬆的衣服,正巧她俯身写东西的时候我就在她面前,透过那一线天看过去真的很难看到什么诱人的春色,这和她诱人的脸还有腿的反差真是也太大了。而且她也生过孩子了,按理说哺乳过的女人的罩杯应该都会再大上一号。她以前得多小啊!!!!!当然,也猜测过她可能会束胸,可是仔细想想她也不像是同性恋,而且平时的衣服穿着里也见不到有裹胸布的痕迹,那就只能说明是她胸太小了,真是太遗憾了。

  她一进教室就怒气冲冲的把一叠卷子甩在了讲台上,让课代表发下去,然后就开口了「这是你们上周测验的英语卷子,平均分又比隔壁班低了半分,你们能不能考一次第一让我看看,每次都是第二,英语都比隔壁班级平均分数低,要知道,你们老大——我,可是教英语的诶,考出来还不如他们,太丢我的脸了吧。还有个别同学,严重拖了我们班级后腿,一些课内的单词的拼写以及我再三强调的语法知识点,居然错了一大片,这完全是个人态度问题啊!!!!你们几个要好好反思一下,英语到底应该怎么学,纠正下自己态度,你们不考这么低的分数,我们班平均分绝对能超过去。」

  听完这些,我对同桌阿树吐了下舌头,做了个无奈的表情,他看了我一眼也就灿灿一笑。因为我知道老师说的个别同学肯定有我,虽然我平时在英语上学习也没有偷懒,但似乎就是少了一根筋,怎么学都学不好,相反,看看我同桌阿树,平时也整天心思在各种玩乐上,周旋在不同女人之间,作业也就填填满就交上去,就连平时的默写要么抄我的,要么抄书,但就是英语这门课学的还不差,我也只能说是天赋差异吧。拿到试卷看到分数,果不其然只是刚刚合格,被平均分甩了十几分,我也只能无奈的歎一口气。

  如坐针毡般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我长长的吁出一口气,正準备出去透透气,这时候美女老师发话了,小翼,阿海你们两个午休时间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有事和你们说。

  我和坐在另一角落里的阿海有默契的对视了一眼,也看出了彼此眼中深深的无奈。这阿海呢,是我刚开学时候的同桌,他人长得胖胖的,平时也无心于学习,每天沉浸在小说,漫画,动画,游戏里,和我平时也挺聊得来的,他一般到考试前才临时抱佛脚,平时不管上什么课都能肆无忌惮的睡觉,怎么也吵不醒。他反正就想能毕业就行了,因为他父亲做生意的,家里也不缺钱。但是他英语也特别差,每次英语考试班级里总是他倒数第一,我倒数第二,所以开学后不久就被班主任强行拆散了,毕竟两个班级英语最差的人坐在一起就更不会想着上进了。只是换座位后也并没有改变我们英语差的现状。

  我们也都知道这次叫我们去肯定是谈关于英语学习的事情,虽然心里千万个不情愿,但也只能在吃完午饭后相约前去,早已做好挨批的準备。

  推开办公室的门,走到老师办公桌的旁边,李老师抬头看了我们一眼说「你们来啦,知道叫你们来为什么吗?」

  我和他低着头轻声说「知道。」

  她说「知道就好,因为英语成绩的事情我叫你们来办公室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吧,你们两个倒是很有默契啊,每次英语考试都是倒数第一第二。和你们谈过那么多次话,怎么一点改变都没有?如果你们错的都是有难度的,或者课外的也就算了,我也就不说你们了,但是你看看,你们两个卷子上多少从句,词彙都是我讲过的,你们还错的一塌糊涂。」

  我和阿海对于这些话也是低头听着,并没有多说什么,我盯着她在办公桌下包在黑丝里的那双美腿,想着何时才有机会能够真的好好把玩一次。

  李老师正说着,拿出了一个表格说「你们看,这是上个月期中考试的各科全校排名,全校才400人出头,你们两个的英语单科成绩居然排在了三百五十名名以后,我们班可是提高班啊,哪有人会考到全校垫底的!!!!!如果你们是真的蠢我也就算了,不在你们身上浪费那么多精力,但是再看看你们两个人其它科目的成绩,阿海,你的几门文科成绩都在班级平均分以上,理科也没差平均分多少,如果不是英语拖后腿,你总成绩排名能高不少啊。还有小翼你,你的成绩最奇葩,你有几门文科成绩能考到全校前一百,语文居然还是第十二名,英语怎么就这么差?我倒要问问你们,英语是不是文科,为什么文科成绩里你们就英语学得不好?还有小翼,作为你的班主任,我倒还想了解一下,为什么你的物理,数学能考进一百名,剩下的理科成绩却是三百多名,你是歧视老师还是就真的对那些科目没兴趣?」

  听完这些,我们赶紧解释啊,说什么从小学开始英语就不好啊,爸妈英语也不好是遗传的,我们其实已经很努力了每天都在背英语但就是没用等等之类的话,就差把上帝揪出来质问他为什么让我们学不好英语了。

  「好了,好了」老师不耐烦的甩了甩手打断我们,继续说道「这次叫你们来也不是老调重弹的,我也没本事帮你们解决偏科这么严重的问题。但是英语必须要给我学好!!!!!和你们说了那么多次,你们成绩也没有改变,我也不指望你们两个靠自己能做出什么改变了,既然你们自己不能改变,那我来帮你们。」
  说着,拿出了两张纸条,分别塞给我们说「这是我家地址,你们从这週六开始,下午到我这里来补课,带齐资料和考卷,不要找别的藉口搪塞,不然我就直接联繫你们父母,让你们父母给你们腾出时间到我这上课了,行了,该干嘛干嘛去吧。」说完,挥了挥手让我们出去。

  听完这些,我和阿海就无奈的走出办公室了,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他呢是不捨得浪费一个下午的时间离开他的二次元世界,而我是少了约会的时间啊,这也没办法。回教室的路上,阿海不断的问候李老师以及她的女性家属,但迫于班主任的压力,他也没有胆子违逆她,只能过过嘴瘾。

  我回去后,虽然心里抱着千万个不情愿,但只好简明扼要的和父母还有文文解释了一下,父母当然是没意见了,他们巴不得有人帮我补英语。但文文可就不高兴了,本来在学校里就是偷偷摸摸的,难得週末有空可以一起约会,现在被搅了,对与陷入热恋的人来说可是不能忍受的。没办法,又花了好大工夫哄她开心,并且承诺了一堆接下来节日都陪她怎么玩,她才终于不再板着一张脸。

  说实话,对于到一个如此漂亮的女老师家里补课,我是很期待的,毕竟看了那么多师生的小说,心里对于类似的事情总是有所期望的,但是一想到并不是我一个人去,而且老师家里还有个老公和孩子呢,哪有机会,于是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