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美少妇的哀羞之狗尾续貂】(12)作者:wheretogo48
【美少妇的哀羞之狗尾续貂】(12)作者:wheretogo48
字数:91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续12)公用玩具(上)

   把亿万子孙射进了美女准人妻子宫深处的丁经理,不顾欣恬还没从激烈的高 潮中回复过来,就抓住她双臂,把她从沙发上拖曳起来,换成自己赤裸着下身, 大马金刀的坐在了沙发上。而驯服的赤裸丽人,则立刻认命的跪在了他两腿间, 如同之前无数次一样,用双唇含住了占满了淫水与精液的肉棒,如同妓女般细心 的做起了事后的清洁工作。

   没有含弄多久,早有准备的丁经理下体又开始在温润的小嘴里坚挺起来。而 欣恬那已经被调教开发的足够敏感的肉体,又岂是一次高潮就能够平息的。尤其 是被加倍加料的药物浣肠过的后庭,现在更是随着高潮的褪去,开始散发出一阵 阵难耐的瘙痒。现在感受到嘴里男人的性器又一次变得坚硬,本来只是事后清洁 的唇舌舔舐,逐渐也主动变成了口舌侍奉。

   看着眼前的美女,在自己没有任何指令的情况下,就已经变得媚眼如丝的主 动给自己口交起来。双手也开始抚摸起赤裸人妻美女那沾了一层汗水而更显得光 滑软腻的肌肤,胸前那两颗粉红的蓓蕾,更是被格外用心的用粗糙的手指不断的 揉虐,再一次渐渐的充血挺立起来。

   「真是个不要脸的贱货,迷上了我的大鸡巴了吗?看来你家David还真 是没用啊,让这么美丽的未婚妻寂寞难耐成这样,真是暴殄天物啊。」

   「呜……呜呜」口腔里含糊的吮吸声与呻吟声,仿佛是一种屈辱的默认,可 是这样的回答并不能让男人满意。

   「大声点,说话都说不清楚嘛?」丁经理把已经青筋凸起的凶器从女人的唇 舌间强硬的退了出来,表示着自己的不满。双手却可以用更舒服的姿势,停留在 欣恬胸前高耸的双峰,让那对白嫩诱人的D奶在自己的指间被粗鲁的挤压着。
   没想到男人只是简单的用手指拨弄几下,欣恬胸前的嫣红的乳头就迅速充血 得如同红豆般坚硬了,直直的挺立在男人的指尖,仿佛在赤裸的向男人坦白着自 己主人身体里那不堪的欲望。欣恬明白自己现在只是男人砧板上予取予求的一块 媚肉,即使是内心已经羞苦的痛不欲生,自己也只能尽力的装出饥渴欠操的样子, 希望自己的顺从,能换来对方的善待。

   「小母狗……想要主人的大肉棒……小母狗后面的洞好痒……小母狗淫贱的 骚穴……刚刚已经被主人宠幸过了……可后面的洞……还是欠操……请主人再赏 赐给母狗一次肉棒吧……」

   随着胸前的电流逐渐向全身扩散,肉体里残存的药力又开始发散起来。欣恬 惊恐的发现,刚才仅仅只是被手指简单扣弄过的后庭,在高潮的余韵逐渐褪去后, 已经麻痒难耐地开始自发的蠕动起来,企图抵消渴望被插入的空虚。肉体的欲念 夹杂着说出不堪话语的羞耻,让她已经不得不用奇怪的声调,如同呻吟般发出恬 不知耻的祈求。

   看到眼前赤裸美女情不自禁的开始扭动腰肢,跪着的大腿根部也不自觉的开 始自己摩擦起来,男人索性连手上的玩弄也停下来,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坐在 沙发上:「想要肉棒嘛,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要拿出诚意来啊。」

   「请您允许母狗……用自己淫荡的胸部……为主人乳交。」欣恬主动用双手 捧住自己的双乳,把眼前沾满自己唾液的坚挺肉棒,夹在自己充满弹性的D罩杯 美乳之间用力挤压搓弄起来,让丁经理享受着乳交带来的丰腴肉感。被迫从自己 嘴中发出羞耻的话语,使得她的内心快要崩溃,但是这种异样的刺激,却又让她 的肉体极度兴奋。在这交错的变态淫欲刺激下,欣恬下体的空虚麻痒更加清晰, 让她忍不住从诱人的红唇中,发出一声压抑的呻吟。

   「真是淫贱的婊子啊……这么主动?我让你给我乳交了吗?」

   自己这么恬不知耻的主动用肉体讨好对方,居然换来男人如此羞辱的言语, 她在心底悲苦的呐喊:「到底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满意?」可这样的话又是她不 敢说出口的。即使明白对方显然不会让自己好过,哀羞的准人妻也没有任何资本 来表现出任何一点矜持或抗争。她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压抑着心底不安,继续说 着更加羞耻的话语:「对不起……母狗只是想用下贱的身体,让主人开心……请 您随意惩罚我吧」

   「这可是你说的……」丁经理满意的轻轻的揉着敏感的椒乳,看着丰满女体 光溜溜的翘臀不自觉地扭动,用嘲笑的口吻吩咐道:「真是条不知廉耻的贱母狗, 来,自己坐上来吧!」

   出乎男人的意料,欣恬并没有立刻跨坐上来,而是明显的犹豫了一下,仿佛 在下着什么决心。然后,在男人惊讶的目光下俯下身,张开双唇含住粗大的肉棒, 柔软的香舌细心的用唾液充分湿润了阳具表面的每一个角落,然后才又站起身来, 高高抬起美臀,主动用自己的后庭肛穴迎合了上去……

  坚硬的龟头立刻刺入了狭窄的肉径,巨大的刺激让欣恬的双腿瞬间失去了力 量,身体猛地向下坠落,粗大的肉棒立刻贯穿到了肛穴的深处,仿佛有猛烈的电 流迅速贯穿了全身,欣恬雪白的娇躯激烈地抖动着发出哭喊般的尖叫。

   这才反应过来的丁经理,心里忍不住惊讶的想,这到底是说明眼前的美女本 性上充满了受虐的奴性,还是得归功于刘副总那白色药粉的神奇功效呢?

   只是心里想归想,男人嘴里还是一如既往的继续羞辱着眼前的赤裸美女: 「还有比性奴更适合你的工作吗?就算最下贱的妓女,恐怕也不会像你这么主动 吧?」

   欣恬羞得无地自容,下意识的偏过头紧咬着嘴唇,可仅仅停止动作了十几秒 钟,屁眼里传来的骚痒难耐就迫使欣恬扭动美臀,继续追逐粗大的肉棒。

   欣恬觉得自己浑身发热,肉体里难耐的欲火,逼迫自己难堪的主动用排泄器 官作为性器来讨好男人,可这种猛烈的屈辱感却又加倍诱发着情欲,在身体里更 加猛烈地燃烧着,让肉体越发的敏感。紧窄而又柔嫩的肛穴主动地一次次高高的 抬起,直到卡住火热的龟头,然后再深深的坐下。肉棒的每一次深入,都让她身 体一阵痉挛,发出高声的哭叫。

   男人在正扭动着迎合肉棒的丰满美臀上狠狠拍打了几下,欣恬已经被开发的 足够柔嫩淫滑的腔道,立刻敏感的紧紧裹住粗大的入侵者,电流般的快感迅速传 遍全身,让她双腿紧绷,身体不住地颤抖。

   「刚才干你前面的骚穴的时候,以为你已经够浪的了,没想到你居然还能更 贱些。原来你其实天生喜欢被操屁股啊,真是条淫贱到骨子里的母狗。」

   欣恬羞得无地自容,她自己也发现自己的肛门似乎真的比阴道还要敏感一点, 那强烈而异样的刺激,醉人而舒爽的摩擦,让她欲罢不能:「难道,我真得是天 生淫贱的母狗吗?」她在心底里悲苦的想到,却只能羞耻的闭上双眼,依然不停 的不断努力扭动腰肢,发出娇啼婉转的含羞呻吟。

   看着跨坐在自己身上的淫媚胴体的动作越来越激烈,男人觉得可以稍稍增加 些刺激:「真是一具淫荡的肉体啊……今晚恐怕那些小家伙们都会对着手机里的 小视频自慰吧?」

   已经自我催眠让自己进入母狗的角色,完全沉浸在性欲的幻想中的欣恬,一 下子仿佛被泼了一盆冷水。本来已经快迈向高潮的情欲迅速冷却了下来,身体也 缓缓停下了动作,被强行拉回到今晚一直逃避着不敢面对的现实中:这么多见过 自己母狗般丑态的保安,以后自己跟David在小区里进出难免是抬头不见低 头见,怎么办?

   突如其来的担忧,让欣恬一下呼吸明显的急促起来。

   丁经理熟练的拨弄着高耸的双乳,继续残忍的追问:「你被他们当母狗一样 围观的时候,不是很兴奋的表现出一副发骚的样子吗?我在这边监控里可是看的 清清楚楚。现在怎么又跟我装纯情了?」

   丁经理顺手在一旁的监控电脑上点了几下,屏幕上立刻出现了不久前的画面: 夜晚小区的路灯下,一具赤裸的雪白美体,仰面朝天被一群保安围着玩弄,画面 中的女主角甚至在男人的逗弄下主动用手抓住了自己的脚踝,把自己的双腿向左 右努力张开,让自己的嫩穴完全暴露出来,屈辱的奉迎在男人们的面前。

   「不是……不是这样的……求求你……别看了……」

   「不想看?不想看的话怎么水会越来越多?有你这么个婊子一样的未婚妻, David还真是可怜哪。」丁经理伸手划过欣恬已经又充满淫汁的空虚小穴, 然后举起湿润的手指,把证据残忍的展现在欣恬的面前。

   「求求你,帮我想想办法,不要让David知道……小母狗会努力让主人 开心……随便主人怎么玩都行……」想象不到对方到底有什么险恶用心再等着自 己的欣恬,却想起那些小保安正是眼前淫辱自己的男子的下属,于是心底又唤起 一丝幻想,美丽的胴体继续开始努力扭动起来,雪白的屁股也主动抬起,重新开 始努力讨好着肉棒。

   丁经理看向了屏幕里的监控视频,赤裸的美女正悲苦的扭着屁股对围观的人 群发出羞耻的哀求:「我……已经把腿……分到最开了……你们……插进来吧…
  …「又转头看着正在自己身上扭动着的美丽肉体。人前遥不可及的白领佳丽, 如今被自己肆意的蹂躏羞耻,还不得不主动表现出放浪的姿态来讨好自己讨好。
   「想要我帮你掩盖吗?那屁股还不赶快摇?让我看看你到底能有多贱!要是 能让我满意了,说不定可以帮你。」

   完全处于弱势的绝色OL面对这样羞耻的命令,也只能屈辱的俯首全收,依 照男人的指令开始拼命扭动着她的雪臀,同时不断发出甘美的淫声。

   丁经理惬意地用双手熟练的在欣恬诱人的胴体上游走,不断的或温柔或粗暴 的爱抚着完全不设防的大腿、乳峰或者是蜜穴,嘴里也不断用各种下流的话语进 一步刺激着欣恬。而已经是香汗淋漓的欣恬,却只能在丁经理的各种调笑与指令 下,一脸苦闷不堪的努力扭动香臀。

   感觉到身上的清纯美人的身体越发滚烫,骑乘动作也越来越疯狂,胸前的乳 头已经如同石子般充血坚硬,空虚的浪穴里爱液如同泉水般喷涌。丁经理明白欣 恬恐怕已经濒临肛穴高潮的边缘,估计也撑不了多久了。他突然双手穿过她的腋 下托住了美臀,腰部用力,把赤裸的美女抱着站立起来。

   迷乱在性欲中的欣恬只觉的整个人腾空而起,后庭里的粗大肉棒一下子顶到 了从未被开发过的肛穴深处,禁不住发出强烈的哭叫声,整个人如同触电般的颤 抖起来,前所未有的快感让她觉得自己的灵魂仿佛快要脱离了肉体,即将飞向那 欢愉无比的天堂。

   然而,丁经理在她耳边的低语,却让她身体一瞬间又冷却了下来,仿佛被恶 魔强行拉向了地狱:「表现的还凑合,办法我已经帮你想好了,保安队的这些小 伙子都还是单身,你以后就做大家的公用玩具,我保证他们不会说出去。怎么样?」
   欣恬艳如桃李的精致脸蛋,一阵红、一阵白的不停变换着颜色:即将到达高 潮的快感让她双臂紧紧环抱住男人的脖子,修长的双腿则紧紧缠绕住男人的腰部 舍不得松开,可想到她自己就要像下贱的妓女一样成为那么多保安的公共肉玩具, 她又忍不住觉得一阵眩晕。

   「呜……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已经乖乖的听话……认命的当你们 的性奴隶了……为什么还要这样折磨我……」

   「嗯?」男人不满的发出居高临下得鼻音,动作猛然间残忍的停了下来,粗 大的肉棒,毫不留恋得从那紧致敏感得菊腔道里退出。

   「呜……不要……」欣恬失望地哭了出来,久旷得肛穴好不容易即将达到高 潮,曾经聪明自信的OL在男人羞辱下早已失去了人前的矜持与高冷,动物的本 能使她丢弃了一切作为人的尊严和理智,失去肉棒得屁股上下乱扭,企图找回男 人的宠幸,让那种要命的麻痒感觉,不要再降临。

   「贱货!你就是这么跟主人说话的吗?看来你还是不明白你现在的身份啊。」
   丁经理的声音变得冰冷而可怕,他抱紧身上微微摇晃的丰满胴体,走向了门 口。

   「不要……不要出去……」反应过来男人想干什么的欣恬,立刻如同待宰的 羔羊般哭泣着哀求道:「……不要……求求你……放过我吧……就在这里操我… …小母狗可以当主人的专用性玩具……求求主人……我就喜欢被主人一个人操… …小母狗的屁股刚才被主人操得好舒服……再操几下就会高潮了……」

   丁经理自然能听出欣恬那听起来不知廉耻的淫浪祈求中藏着得小心思,他看 向欣恬的眼神中,也多了几分同情与嘲笑夹杂的复杂情绪。这么风华绝代清纯可 人的美女,如果有的选,他难道不想占为己有独自享受吗?可是有些事就连他自 己说了都不算啊。看来,眼前的可怜人妻,还是没有明白,她自己从头到尾都不 会有选择的余地啊。她的肉体也好前路也罢,都只能在权势的摆布下,一次又一 次的屈服,一次又一次的沦落,最后一次又一次的在男人的设计下,主动献上自 己的身体供男人享乐或者说蹂躏。

   「还是不想被他们操吗?我也不勉强你。想要高潮吗?像婊子一样大声浪叫 来助兴吧。」

   「嗯……谢谢主人……我一定乖乖的……做主人最听话的专用婊子……」以 为得到男人承诺的纯情美女,情动之下居然感激的主动送上香舌,奉上一个情人 般香甜的湿吻,久久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丁经理似乎满意于欣恬这样自甘堕落的表现,将肉棒在湿滑的浪穴口大力摩 擦了几下,逗弄得那充血突起的阴核舒爽无比,让欣恬觉得连灵魂都快爽得出窍 了,然后才把得到淫水充分润滑的肉棒,再一次对着已经饥渴的合不拢的肛穴狠 狠地插了进去。

   「啊……啊……好大……大肉棒好猛……好舒服……」欣恬兴奋又辛苦的浪 叫着,抛开一切企图迎接着期盼了好久的天堂。

   「爽吗?可是我累了。来,换个姿势。」时刻掌握着节奏的丁经理,突然拔 出肉棒,把她放了下来。

   「呜呜……不要……不要停啊……」期待了多久的高潮,依旧只差最后一步 的时候被男人残忍的打断,欣恬再一次跌入了痛苦的地狱,被男人放在冰冷的地 面上的她,努力的夹紧双腿拼命扭动摩擦着,企图再得到一点无耻的快感。然而, 残忍的现实告诉她,没有了男人的肉棒,她的身体永远也得不到那无上的快乐。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或许只有几分钟……对欣恬来说,简直如同一个世纪那 么长那么难捱。男人熟练而巧妙的掌握着节奏,时快时慢的不停换着各种姿势去 逗弄她奸淫她,每当欣恬快要到高潮时,男人就故意停下来拔出阳具然后更换姿 势,肉棒轮流在她下体的两处肉洞中肆虐,让快感像海浪一般地欣恬苦闷的肉体 里潮起潮落,却始终控制着不给她释放欲望的任何机会。

   欣恬一直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徘徊,她无数次拼命的扭动着纤细的腰肢,让自 己丰腴白嫩的美臀努力迎合着男人的侵犯,渴望获得更大的刺激,可最终只能无 数次的哭泣哀求着男人进一步蹂躏自己,让自己能逃脱着无边的官能炼狱的折磨。
   「呜呜……快干我……求求主人……小母狗……小母狗……要丢了……啊啊……不要拔出来啊……继续操我这个下贱的婊子吧……求求主人了……呜……」
   听着可怜的女人在燃烧的欲火下又一次发出难耐的哭叫,男人满足的哈哈大 笑,却依然果断地停止了动作,将仍然硬梆梆的肉棒,从早就湿滑不堪的蜜穴里 退了出来。

   看着饱受煎熬的美女仿佛完全失去矜持与理智,如同母畜般在自己身下浪叫 着,丁经理觉得自己虐待狂的天赋血脉再一次被点亮了。

   「还想要吗?来,靠墙站着,屁股对着我抬起来。」

   欣恬微微的哭泣着,无助的双手扶墙,如同最乖巧的性奴般顺从着男人的指 令,努力抬高自己的臀部,摆出任凭男人蹂躏的姿势。「为什么……为什么我会 变成这个样子……」曾经高冷的绝色美女,如今只是一条即将沉沦欲海的母狗, 却丝毫没注意,自己现在的位置,恰好是站在门边。

   粗大而带着热力的龟头,再一次从背后顶住了已经被淫水搞的又湿又滑的股 沟。欣恬明白这次又轮到自己的后庭来接受男人的宠幸了,菊穴里只觉得一阵阵 难耐的酸麻,让她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柔软纤细的腰肢,浑圆雪白的美臀高高抬起, 积极而下贱地向男人表现着自己的服从与期待。

   男人似乎对她现在主动而淫贱的表现非常满意,没有过多的挑逗,沾满了淫 液的粗大龟头直接对着已经微微张开的菊花拼命一顶,一直是被吊在欲望的半空 中的欣恬,立刻发出淫荡不堪的高声呻吟。

   「嗯……啊!」

   欣恬高声浪叫着,把美丽丰满的翘臀高高撅起,逢迎着男人从背后的奸淫。
   可美眸半开半闭之间,却发现丁经理的手握上了近在咫尺的门把手……
  「不要…………不要开门……」意识到男人的企图,赤裸的美女努力扭动腰 肢,发出软弱的抵抗。双唇之间几乎是哭泣的哀求,可是心里却知道这一切都无 补于事。

   房门被绝望的打开,「求求你!不要这样……」仿佛看到自己以后悲惨命运 的美女涨红了脸,发出凄凉的哭喊声,泪水模糊了视线,可依然能在门外昏暗的 夜色中,看到好几个人影。

   「外面,外面有人……」赤裸的美女发出软弱的声音,可心里却明白这一切 都是故意的。欣恬难以想象丁经理故意打开门让自己被人发现是有什么恶毒的企 图,可越是这样疯狂的暴露,肉体的欲望却越是无法克制。

   之前她认为自己今晚虽然被屈辱的带回到了小区,却仅是在房间内接受男人 的调教和凌辱,但事实却证明,她的底线正在一次又一次的突破:如同母狗般在
   小区里赤裸爬行;被保安们逗弄冲洗还拍下了照片;后庭被调教到比耻穴还要敏
   感与饥渴;现在又要在陌生人面前被当众奸淫……

  「想要高潮吗?想要的话就乖乖的扭屁股,大声浪叫给我听。」男人的大手 粗暴的抽打在雪白的美臀上,激起一阵颤抖的肉浪。

   她感觉到自己饱受男人调教的肉体在颤抖,在一群男人面前表演令人血脉贲 张的活春宫的事实,让她以往高傲自信的意志正在塌陷。她能感觉到门外暗处的 保安们那闪烁着欲望与贪婪的光芒,可她却因为这些男人的眼神而感到莫名的刺 激与兴奋。

   从门外向内看,一具赤裸的美丽肉体正在男人的冲击下,半伏在墙上屁股拼 命向后翘起,尽管已经努力的压抑,可娇媚地呻吟在安静的夜色中依然非常清晰。
   观众们的存在,让欣恬变态的感觉到了异样的刺激,淫荡的身体里无法自抑 的欲火正在猛烈的燃烧,鲜嫩的肛穴阵阵痉挛,让男人的鸡巴被夹的好不舒服。
   感受到身前美女身体的异常颤动,丁经理判断时机已经成熟,赶紧发出残忍 的命令:「快!邀请大家进来看你被操!大声的叫床给他们听!不然我可又要拔 出来了。」

   欣恬一双美眸盈满了泪水,痛苦的从鼻孔和喉间发出悲苦的哀鸣:「嗯……呜……不要………求求……主人……不要……呜呜……」

   尽管心中又羞又急,只是已经开始迈向好久没有过肛穴高潮的饥渴身体,却 已经自作主张的背叛了主人,随着男人不紧不慢的撞击着雪白的臀部,肉体的拍 打声在空气中回荡,欣恬嘴里开始忘情地发出一波波浪叫。

   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

  理智?矜持?自尊?这些东西或许都是不存在的吧。

   彻底陷入肉浴的陷阱而难以自拔的欣恬,根本失去了控制自己的能力。全身 每一条神经仿佛都在呼唤她快点屈服,成为男人们乖巧的母狗性奴。

   欣恬仰起满是欲情的娇艳脸蛋,嘴里继续发出销魂的呻吟:「不要……不要 拔出来……让大家看我被操……看我这个贱货不知羞耻的被操屁股到高潮……嗯……快点……呜呜……全部都被看光……」

   尽管欣恬已经羞乱到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但身后的男人似乎并不满 意,他放慢了自己下身的动作,用力拍打着白皙的屁股,进一步逼迫着哀羞的准 人妻:「小母狗,当着大家的面被操就这么兴奋吗?平时真没看出来,你能这么 贱啊。」

   全身每一处敏感点都在翻飞与升腾的欣恬,黏乎乎的后庭菊穴已经不知被搞 得多不堪,而前面的小穴也传来空虚的涨痛。明知道男人是想逼迫她说出更加不 知廉耻的话语,可身体的欲求不是想忍就能忍得下来的了,她再也顾不得任何羞 耻,发出荡人魂魄的淫靡哭泣声:「啊……不行了……嗯……好爽……被大家看 光了……啊……主人……干死我吧……呜呜……屁股要被干穿了……大家……随 便看吧……嗯……」

   本来在门外偷窥的保安们,在丁经理的手势示意下,一个个走了进来。而当 着众多「观众」的面公开性爱的错乱快感,让男女主角都觉得身体的刺激似乎成 倍增加,男人充血的龟头变得更加硕大,无情撞击着娇嫩的肛穴,暴着狰狞青筋 的粗大肉棒每一次进出,都爽得欣恬浑然忘我、欲仙欲死。

   「贱货,现在开始享受了?刚才我提议你以后跟大家好好交往的时候,我记 得你可是拒绝的哦?现在怎么叫的这么浪?那你打算怎么感谢他们啊?」丁经理 终于再次回到了之前的话题,不过这次,他有信心不会再得到让他不满意的答复。
   「让大家……进来……一起玩我……我会跟他们接吻……跟他们……跟他们 性交……」已经爽得语无伦次的欣恬,在男人围观下发出意乱神迷的呻吟,进一 步加深了空气中淫靡的气氛,但她即使累得只剩最后一点力气,但仍本能的伴随 着男人动作而配合着扭动腰肢,任凭下身空虚嫩穴不断喷洒出来的大量淫水,发 出淫贱地哀求声。

   「什么叫性交?说清楚点,别装淑女了。是不是想我拔出来啊?」丁经理揪 住欣恬的头发,强迫她转头与已经被欲火憋的脸红耳赤的保安们对视:「来,你 们拿手机拍下来,省得这贱货以后抵赖。」

   「不要啊……求求你……不要拔出来……呜呜……」欣恬浑圆紧绷的翘臀因 害怕挣扎而摇着,发出让每个男人听了会更兴奋勃起的柔媚哀叫。

   为什么,为什么连最后的一点点可怜的自尊和良知都要被你们践踏蹂躏?为 什么我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欣恬心中无声的哭喊着,可身后主宰着她命运的肉棒,仿佛警告般残忍地停 下了动作,让她只能悲苦地发出可怜的哭叫。丁经理满意地欣赏着她哀羞而悲苦 地媚态,然后在她耳边低声发出残忍的指令。

   明白男人的恶毒意图,可是此时男人带有羞辱的话语,反而让欣恬的肉体欲 望更加的激烈。「嗯!呜!」欣恬全身颤抖挣扎着发出恐惧地哀叫,心底却明白 一切都已经无补于事。最终,赤裸地美丽人妻双眼盈满了泪水,满是哀伤地对着 一片举起地手机轻轻点头,无奈地向着沉沦的地狱深渊纵身坠落。

   「请大家……不要客气……好好欣赏母狗淫乱的身体……呜呜……看我这个 贱货……啊……被主人操屁股也能发情……嗯……母狗喜欢被大家看下贱的样子……啊……以后……我会乖乖地听话……唔……做大家随叫随到的公用玩具……主人好厉害……嗯……欢迎大家用大鸡巴……操我每个洞……啊啊……然后……射精……在里面……嗯……死了……我要死了……啊啊啊……」

   欣恬淫荡的话语刚说出口时,丁经理就被这柔媚销魂地哀叫声音激得再也无 法自持,蠢蠢欲动的肉棒再次开始猛烈的抽插,让欣恬一边哀媚的淫叫着背诵着 恬不知耻的告白、一边卖力的扭屁股去讨好那根要命的肉棒,终于到了梦寐以求 地肛穴高潮。

   闪光灯闪成一片,高潮失神的样子全被保安们拍了下来,可欣恬已经顾不上 那么多,为了这一刻,她经历多少残忍的羞辱?为了这一刻,她付出了多少哀羞 地服从?欣恬在无上地快感中闭上了双眼,仿佛觉得自己舒服到快要飞起来了, 却觉得自己下体有汩汩有声的液体,不受遏制的喷洒出来,落在冰冷得地面上, 向四周飞溅开来。

   「好好拍下来,这婊子只有被操屁股到高潮了,就一定会失禁。这么顶级的 好货色,可是便宜你们这帮小兔崽子了。」

   听见男人的说话,欣恬痛苦地发出耻虐的哀泣,紧闭着双眼不停忍受着高潮 余韵与羞耻失禁的双重强烈冲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丝不挂的被人淫玩到了高 潮,同时还无法遏制地失禁了,自己身体最隐私的秘密也是最羞耻的事情就这么 被赤裸裸的展现在小区保安得面前,甚至还被用手机拍了下来。欣恬感觉自己比 最低级的妓女还要下贱!高潮过后的肉体失去了男人的支撑,脱力慢慢滑倒在满 是淫液与尿水的地上。不敢想象自己未来命运的欣恬几近崩溃的痛哭了起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