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日本教书志之强Jian松野】
【日本教书志之强Jian松野】
           日本教书志之强Jian松野


  松野玲子,秋叶原女子高中体育教师,二十九岁,毕业于东京早稻田大学体育学院,十七岁成为运动健将,所学专业是体育教育。

  我强奸她的原因很简单,在我来到这里以后,她多次在公开场合大放厥词,说什么中国男人无能,性能力要靠吃药维持,所以中国药业发达,色情业却比沙漠还荒芜云云。

  我靠,不知道就说不知道,当着我的面说中国男人不行,摆明了就是在打我的脸,这种事情,我最喜欢用摆事实和讲道理来说明,我尤其喜欢摆事实,事实胜于雄辩嘛!

  这是一个星期六,所有的本地老师都回家了,松野由于是兵库县人,所以周末一般都在学校,只有年节探亲的时候才回去。

  我决定就在这个周末将她拿下,让她切身感受一下中国男人到底行不行。
  说干就干,我没有打算悄悄进行,反正学校的教师宿舍区今天走的一个不剩,所以我直接来到她的宿舍。透过窗户,我看到她只穿着一件白色半袖T恤,下身是一条紫红色内裤,鼓胀的乳房把T恤高高顶起,健美的双腿一点赘肉都没有,长得还不错。

  「笃笃笃」我直接上去敲门,「哪位?」门里传来问话声,我不答话,继续敲门。

  「谁啊?这样没礼貌?开什么……」门开了,她的话也停在了一半,「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说着,她就要关门。我抢先一步推开门,自顾自地走了进来。

  「喂,你们中国人都是这么没有礼貌的吗?」见我无视她的存在,她有点恼羞成怒了。

  「中国号称礼仪之邦,可是礼仪是对有礼貌的人用的,对于那些在人前人后说别人坏话的人,礼仪似乎是一种奢侈品吧?」我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我面前成熟性感的女人,用调侃的语气继续说道:「难道在日本,公开侮辱别的国家的男人就是松野老师受到的礼仪教育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现在请你马上离开!」

  「呵呵,你可以不承认,但我不能装作不知道,这关系到一个国家的男人的名誉。」

  「就算我说过,你想怎么样?」见我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她轻佻的撇了撇嘴,「我就是说过中国男人不行,做事不行,做爱无能,又怎么样?你还能吃了我?

  」吃你嘛,我没打算,不过既然松野小姐话说到这里,我还真想给你证明一件事情,或许你会改变对中国男人的看法呢?「我继续卖着无厘头的关子,同时慢慢接近了她。

  」你要干什么?「她警惕地向后退了一步。

  」嘿嘿,别紧张啊!「我悠闲地后退两步,来到门边,轻松地锁上房门,」我只是想趁着这么悠闲的时光,让松野小姐对中国男人有一个『深入而充分』的认识而已。「

  」你……你想干什么?「她终于意识到什么了,」我警告你,你不要乱来,否则我会喊人的。「色厉内荏的她想把我吓退,可惜,她不知道我到底是什么人。我可是受过严酷训练的特种兵出身,连她也搞不定,还有什么脸面在这里混?
  」可以,不过你要比我快才行哦。「说完,我直接将我身上的衣服除去,我只穿了T恤和长裤,我脱光了她还没跑到电话旁边呢。

  我追上她,将她抱起来走进卧室,扔在床上,我健硕的身躯就在她的眼前,胯下的肉棒已经青筋毕露高高昂起,大龟头一抖一抖地泛着紫红的光泽。

  」中国有句古话:『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不过如果你好好配合我的话,也许我能给你一次相当不错的体验呢,到时候,我怕你会爱上我哦!「我继续调侃着她,双手却毫不客气的将她的T恤高高掀起,露出了她傲然坚挺的大乳房。

  」哦,真不错啊,性感的身材,漂亮的乳房,「我将双手托在双乳下沿,温柔的盈盈握住,双手食指攀上她小巧的乳头,手掌手指同时用力,逆时针转动乳房,顺时针搓揉乳头,粗糙的手指搓揉着敏感的乳头令她顿时一阵酥麻,我以让她战抖的挑逗方式从她的嘴里得到了第一声舒服的呻吟。

  」嗯……「声音无奈而清越,原本以为我会用强力的方式粗暴的占有她的身体,然后再用各种变态的方式摧残她的意志,以此来达到羞辱她的目的,却没有想到我竟然使用这样一种温柔的方式开始了对她身体的挑逗,前后想法的落差使她一时乱了分寸,不由自主的就将身体的控制权交到了我的手上。

  我的挑逗还在继续,

  」不要啊……嗯……哦……你不……可以……这样……不要……不……停下……来……啊……你怎么……可以……哦……嗯……不要……不可以……「
  我的挑逗虽然让她感到很舒服,但心里的不甘还是驱使她不断的抗拒我的侵犯,可是身体的感受是如此的强烈和真实,她不是处女,她有过性经验,她也知道现在她可以依赖的只是她心底的那点自尊。

  」放手……你……不能……啊……哦……这样对……我……「她用力扭动着身体,摇摆着头,仿佛这样就可以甩掉我占领双乳的大手,」你不……要……这样……无礼……啊……嗯……嗯……哼……「她的乳房是敏感的,一点她骗不了我,只是利用双手的挑逗,就让她的抵抗很快变得无力起来。

  不过我还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她,我要彻底的摧毁她仅存的那点自尊,我要让她心甘情愿彻彻底底的臣服在我的胯下,女人就是这么矛盾的动物,在她没有尝到那种欲仙欲死的滋味之前,她的矜持可以让她蔑视一切男人,可一旦有一个男人可以给她一次升天入地的体验之后,她极有可能会变成一块甩都甩不掉的牛皮糖,紧紧的粘着你。

  我有这个自信,所以我继续肆无忌惮的在她敏感的身体上上下其手,言语的羞辱也继续进行。

  」怎么样啊松野小姐?我现在弄得你很舒服吧?嘿嘿,真没想到松野小姐的乳房这么敏感,乳头都硬挺了,相比你的虚伪,你的身体就诚实多了,嗯,不错,我可要好好开发一下呢,哈哈!「我继续无情的剥离着她的矜持,双手对她乳房的侵袭也更加用力了。

  就在她还在全力调动身体意识抵抗我乳袭带来的快感时,我的左手已经继续向下开进,伸入到她的内裤中开辟第二战场了。

  手一伸进去,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光滑,居然还是白虎,我在她小穴周围摸了一圈,并没有摸到刮毛后留下的毛根的痕迹,如果说有,那也就是刚才我挑逗她的乳房时她的下体有些湿润了。

  」真是令人惊喜,松野小姐竟然没有阴毛?呵呵!「嘴上说着,我的手也开始扣住她的小穴,整个手掌压在她的阴阜上,轻轻旋转按压,手指不时的从小穴的下沿向上划过,强烈的刺激使她敏感的身体发生了一些令她害怕的反应,为了不至于在我的面前颜面尽失,她只能用更加剧烈的扭动来抵抗我的轻薄,同时更加严词的抗拒着:

  」不要啊……你这个……混蛋……滚开……放开我……啊……啊……嗯……停下来……不要这……不要……啊……停下来啊……「

  听着她的喊叫,我置之不理,手上的力道却突然增加,速度也越来越快,乳房和小穴的同时传来的极度刺激让她一阵眩晕,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随着我的挑逗颤抖,小穴深处酸麻痒五味杂陈,身上如同虚脱一般,再也无法控制,终于在娇躯轻轻的颤抖中,本已经濡湿的小穴羞涩的流出了高潮的浪水。

  我满意的看着她的反应,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控和预料之中,那么下一步,我将进一步把她赖以依仗的矜持彻底摧毁,在我的面前,一切优越感都是不堪一击的白纸。

  我将她已经酥软的娇躯放开,回手从书桌上拿来一把剪刀,将内裤的裆部提起来,剪了下去,同时还好心的提醒她道:」不要乱动,伤到你我会心疼的哦!「

  她没有动,刚才的挑逗带给她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她在以往的性经历中从没有遇到过这样一个可以仅仅凭借爱抚就让自己高潮的男人,白虎女人的性欲有多么旺盛,身为白虎女人的自己心知肚明,自己的男友依靠按摩棒还要至少半小时才能让自己达到第一次高潮,虽然他还是自卫队的军人,可是做爱的时候也极少能让自己完全满足,通常的做法是,先在前奏阶段高潮一次,然后做爱,然后在事后阶段再来一次,虽然不尽如人意,但这也是自己遇到过的男人中最强的一个了。可是跟眼前这个男人比起来,差距还是显而易见的。自己的母亲就是一个白虎女人,在跟自己父亲15年的婚姻生活中从没有满足过,母亲结婚早,18岁生下了她,在她14岁的时候离婚,18岁成年的时候,母亲就告诉她,白虎女人性欲旺盛,所以找男人必须要找性能力强的,其他都可以凑合,但身体和心理是不能欺骗的,否则迟早都要和母亲一样。她可怜母亲的遭遇,同时也遵从了母亲的告诫,因为她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体究竟是什么状况,母亲没有骗她,她从18岁开始交男朋友,无不是要么因为她需索无度离他而去,要么就是因为男人太过孱弱而被她一脚踢开,直到遇上这个自卫队军人,才基本达到了她的要。可是现在这个讨厌的中国男人却用最纯熟的挑逗技巧,动摇了她坚定的抗拒之心。
  」哦,果然不错啊,「剪开她的内裤,露出了她无毛的小丘,其上小巧的小穴外围,是颜色稍显暗淡两片大阴唇,由于之前的一次高潮,已经是湿漉漉的了。看来我来之前她刚洗过澡,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浴液香气。

  」看来我的小美人已经知道我要来,迫不及待地想要让我一亲芳泽了吧?哈哈!「

  」你不能……不要这样……不可以……这样对我……你这个无耻的……支那猪……「

  听到这句话,我的面色严肃了起来,」支那猪?哈哈哈!你以为你们日本人就是什么好东西吗?我离开她,从我的包里拿出厚厚的一叠DVD,毫不留情的摔在她的脸上,「我们中国人如果是猪,那你们这些趴在小岛上的矮子就是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畜生,是只会摧残女人,只会在女人肚子上蹦跶的跳蚤,70年前你们上岸了,杀了中国的男人,强奸了中国的女人,还不是一样被中国人干了回来?如果不是我们遵守日内瓦公约,你以为你们这个天天地震的小岛能挡住中国军队的愤怒吗?你真以为你们那些所谓的自卫队的军人,能比得过我们中国的军人吗?看清楚,那些长不到175的矮骡子只会抱着你们这些傻屄哼哼,也就是你这样的傻屄才喜欢在那根长不到8厘米的铅笔头下面哼哼唧唧,操!」
  说完,我不再管她的任何挣扎,开始利用我灵活的舌头舔弄她已经突起的阴核。

  我的一番话将她打击得体无完肤,身边散落的都是本国发行的色情DVD,她不是没看过这种东西,曾几何时,她跟她的军人男友也曾一边放着黄片一边做爱,往往是前奏多于性爱,虽然也享受过几次高潮,也只是比以前的男友强了一些,而现在这个男人,这个自己最看不起甚至是最讨厌的男人,却在自己的身体上开发着快乐。

  我的挑逗很有技巧,我仿佛知道她的G点在什么地方,只是很随意地舔弄,就让她的身体莫名地起了一阵痉挛,紧跟着就是下体不由自主的轻轻抖动,然后就是什么东西流了出来。

  她的身体是诚实的,虽然她一直在抗拒,可还是挡不住她小穴中的酸痒带来的阵阵快感,那种抑制不住的感觉令她无法抵抗,只能在阵阵的痉挛中泄出一波快乐的水。

  我的挑逗还在继续,并且渐渐由浅入深,灵活的舌尖探开她的小阴唇,向她已经水深火热的小穴深处慢慢挺进,感受着我粗糙舌面的缓慢摩擦,她终于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不甘的呻吟:「哦……」

  我察觉到了她的松动,并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点,我开始由内而外的全力钻探起她已经有些泥泞的娇嫩小穴。

  「嗯……哦……」无力的呻吟还在继续,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了,现在的她只想着继续,再继续,直到自己达到那快乐的巅峰。

  在我的持续挑逗之下,她渐渐迷醉了,小穴传来的感觉是如此真实,令人欲罢不能,快乐的潮水正在冲击着她欲望的堤坝,那冲击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她终于在快乐的冲击下再次到达了高潮。

  压抑的浪声传来,我看到她的小穴中又一次流出了透明的液体,我知道她高潮了。

  「你听着,松野老师,」我离开她还在微微痉挛的身体,严肃的说道,「我是一个中国人,我尊重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民族,包括绝大多数日本人,但是我绝不允许有任何人诋毁我的国家和民族,如果不是你之前的那些话,我想我会把中国男人温柔的一面展示给你--如果我需要女人的话。可是你……我不会像那些影碟上的男人一样,也希望你不要觉得我会像他们一样,看见女人就流一地口水,我有我自己的行为准则,我也曾经是一名军人,但我不是禽兽。现在,你可以打电话告我强奸你,我就在这里等。」说完,我不再理会她看我的眼神,用床单盖住她裸露的下体,走出卧室,坐在了沙发上。

  我的话会不会对她产生影响我不想考虑,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维护尊严!

  躺在床上,她一动不动,眼角流下一行清泪。一直以来,她都看不起一衣带水的邻国,一直认为只有自己的民族才是最优秀的,即便是看着黄片跟男友做爱也得不到完全的满足,她还是觉得本民族是强大的。但我的一席话还是动摇了她的理念。

  是啊,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强者,日本的超速发展也是在和平的前提下才得以实现,她自己也开着德国车,吃着中国餐,眼前的男人虽然侵犯了她,但并没有像个真正的强奸犯那样粗暴的占有她的身体或摧残她的意志,甚至,他还只是凭借简单的挑逗就让自己达到了两次高潮。

  突然浮出的念头让自己没来由的一阵脸红,濡湿的下体竟然有了一点期待的感觉,「也许,这个男人并不是他刚才表现出来的样子,正像他所说的,他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自己不负责任的诋毁。」

  想通了这一点,躺在床上的她甚至有点期待,如果跟我做爱,是不是能得到比刚才的前奏更好的感受。

  可是我刚才最后说的那些话,还是让她有一点不确定的感觉,「也许我应该向他道歉。」驱赶走头脑中的旖旎的想法,她终于做出了决定。

  当她裹着床单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已经穿好了我的衣服,看到她出来,我微笑着对着她向电话比了一个「请」的手势,我不指望说几句话就能改变她固有的观念,但是我已经把我想要说的话全说了,该教训她我也教训了,我没什么遗憾。然后我就看到了令我惊讶的一幕,她并没有向电话走去,而是像一个住家小女人一样跪在我的面前,深深的低下头去,「对不起……我……我为我的不负责任向您道歉……希望您可以原谅我……」

  我有点懵了,这什么情况?我有点疑惑地看着她,不明白她想干什么。见我不说话,她以为我还对她有成见,于是将头更深地埋下去,「真的对不起,我……说了……冒犯中国人的话,我知道我错了,我希望得到您的谅解,龙老师,请您一定接受我的道歉,拜托了!」

  我终于听明白她说的什么了,看她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我反而觉得有些好笑,这女人是不是被我搞的有点神经了?道歉?可笑!我没搭理她,只是继续想我的事情。

  见我还是不搭理她,她索性也不再说话,就这样跪在我面前,始终低着头。
  沉默,持续的沉默让我感觉很不自在,尤其是面前还跪着一个女人,呃,一个漂亮女人。但是现在不是观赏漂亮女人的时候,「唉,女人,也许她是真的后悔而向我道歉?」脑中突然冒出的想法把我自己也吓了一跳,不过我知道,继续这样让她跪着,就是我小肚鸡肠了。

  「你起来吧,我原谅你了。」我站起身,对她说道:「我希望以后你能像你说的,不再说那些损害民族感情的话。」说完,我就要转身离开。由于之前我挑逗她到两次高潮,再加上她跪了很久,腿早就软了,刚一起身,两腿一软,就要倒下去。

  我听到身后的声音,回头看到她摇摇欲坠的娇躯,反身将她抱住,她的身体软软的靠在我的身上,樱口中吐气如兰,眼光有些迷离,看到她这副样子,我不忍心将她这样留下,于是我抱起她,向卧室走去。触手的床单有一团濡湿,我轻轻将她放到床上,看她有些难受,我问道:「你怎么了?」

  她没有答话,只是红着脸将身上的床单揭开,露出了被我亲吻过的小穴,粉嫩的阴唇中间正有一股白浊的液体缓缓流出,「你自己做的事情,怎么……可以问我……」眼光流转中,一抹娇笑已是浮现在她吹弹得破的俏脸上,「人家被你搞成这个样子,你怎么可以这样走掉?」

  如此明显的暗示我又怎么听不出来?我也不是木头,况且我就是来强奸她的,「怎么?你不怕我了?」

  「人家……人家……不管了……」她喘息着说完,双手已经脱去我的T恤,解开我的腰带,当我长逾20公分的大肉棒再次出现在她的眼前时,她已经跪在我的身前,迫不及待的张开樱口,将我的肉棒含住,莲舌轻颤,前后吞吐,自顾套弄了起来。

  樱口的温暖和莲舌的舔弄让我情不自禁的呻吟出声,「哦……」我不由的双手扶住她的头部,引导着她为我口交,到底是有过性经验的女人,知道此时我更需要什么。而她也发现能够容纳我更多,于是她更努力的将我的肉棒吞入口中,直到我的大龟头顶到她的喉咙,即便如此,她也才容纳了我肉棒的三分之二,然后她开始将我的肉棒吞入吐出,还不时的用小巧的莲舌舔弄我的睾丸、龟头下沿和马眼,弄得我是舒爽无比,想到她还在流水的小穴,想到她幼嫩白皙的小穴,我温柔的扶她躺下,以69姿势跪骑在她的身上,分开她紧闭的大腿,低下头去,轻轻含住她高高凸起的阴核,灵活的舌头再次开始在她的小穴上肆虐,而她也再次将我的肉棒含住,使出浑身解数,将快乐无穷无尽的送入我的身体。

  我们的温度在持续升高,对对方的挑逗也进行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啊……龙老师……」

  「还叫我……龙……哦……老师吗……啊……好甜美……的……小嘴……含得我……好……舒服……我还是……嗯……哦……喜欢……听你……叫……我……好哥哥……或者叫……哦……好男人……啊……」

  「唉呀……轻……点啦……坏……男人……啊……啊……啊……不要……啊……哦……人家……要你……轻点……你还那……么……用力……啊……咯咯……你弄得……人家……痒死啦……坏……好……好哥哥……嗯……」

  「龙……嗯……哥哥……你的……啊……舌头……好……厉害……哦……啊……舔的人……家……好……舒服……哎……对……伸进……去……好痒……咯咯……嗯……好爽……呀……那里……不要……哎呀……你……好坏……啊……又……流了……」

  听着她婉转娇啼,看到她完全的放开,我不由看得痴了,我从她的下体一路向上,再次回到她喋喋不休樱口,将我的舌头伸进她的口中,堵住了她呢喃的浪声。她不甘示弱地将小巧的莲舌度入我的口中,翻搅着,任凭我吸吮着,口中「呜呜嗯嗯」的呻吟着。当我终于放开她的樱口时,她已经急不可待的,用略带哭腔的声音说道:「好哥哥,别再折磨我了吧,我要你进来啊……」

  我却并不着急,一边好整以暇的分开她白嫩的大腿,一边慢条斯理的用我的大龟头在她的小穴口上上下研磨,淫液将我的大龟头滋润的铮亮,可我就是要她自己动手满足自己,任她软语哀求,我就是不给她想要的东西,如是几次,她只得伸出小手,捉住我早已经不怀好意的肉棒,急色的向自己已是水深火热的小穴引去,樱口还不住的说道:「好哥哥……快……进去……」

  就在她将我牵引到小穴口,正要插入的时候,我已是腰部一沉,向前使力,「咕叽……啪……」的一声,将肉棒整根肏入,龟头重重顶在她的子宫口上,火热肉棒的强力充实和粉嫩小穴的紧窄温润让我们不约而同的发出舒服的呻吟:「哦……」

  虽然已经承受了两次高潮,小穴也早已经完全湿润,可是当我刚刚插入的快感渐渐消除的时候,她还是感觉到了我的粗大带来的胀痛,随着痛楚的加深,她的秀眉已经微微地蹙起,脸上也浮现出有些难过的表情。

  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她是因为什么难受,于是我也不敢乱动,只是小幅度的调整肉棒的角度和深度,同时用双手在她敏感的乳房上轻轻揉捏,借以分散她的注意力,她注意到了我的动作,歉意的轻声说道:「你……你的太大……我有点……受……不了……」

  我微微一笑,柔声道:「是我太急了,让你受苦。」

  「没……关系……的……我能……承受……得住……嗯……」

  我不再说话,专心致志的挑逗起她的身体来。没过多久,她的脸上又泛起了一抹潮红,呼吸慢慢变得急促起来,小穴内的温度开始渐渐升高,一双小手也攀上了我健硕的双臂,看到她的反应正向着我预期的目标发展,我揉弄双乳的大手更加用力了,同时肉棒的动作也开始加大,重复挑逗的效果不断叠加,终于达到了再次活跃的临界点。

  当我的大龟头感受到小穴深处再次湿润的时候,她终于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娇羞的轻轻说道:「你……你……动一动吧……」

  我如奉圣旨,肉棒猛地拉出,然后又猛地插入,「啊……」她又是一声轻呼,秀眉再次紧蹙,我以为她还不行,吓得我不敢再动。

  「还痛吗?」我关切地问道。

  她不答话,但张开的媚眼却是春水荡漾,樱口也是一抹巧笑嫣然,娇颜羞赫,我恍然大悟:「你敢耍我?」

  她咯咯娇笑:「谁叫你那么用力,又那么大,人家怕嘛!」小女人的娇柔溢于言表,我不由的看得痴了。不过怕她受不了,我没有再次用力,开始温柔的摆动我的腰部慢慢的将快乐一波一波送入她的体内。

  而此刻的她也开始随着我的抽插慢慢迎合起来,每当她发现可以承受我更多的时候,她就会适时的引导我用力点,再用力点,当她终于完全习惯了我的粗大后,我也完全的爆发了。

  只见我青筋暴起的肉棒紧紧包裹在她娇嫩的小穴内,随着每一次的插入抽出,一股白浊的液体被不断的挤压出来,涂满了我们交合的地方,淫荡的爱液顺着她的腹股沟流到床上,沾湿了大片床单,她双脚蜷曲蹬在床上,将纤腰拱起一个美妙的角度,以便我能更深地进入她的体内,更加有力的撞击让她的花心不住的颤抖,快感如同疯狂的海啸一浪高过一浪,我就像一位古代的大将军一样,挺动着无坚不摧的长矛,将她不断送上快乐的顶峰,没有了羞涩的顾忌,肆无忌惮的浪叫开始从她温润的樱口潺潺流出……

  「啊……哼……嗯……嗯……好……哥哥……你……肉棒……好大……哦……肏……的人……家小穴……好爽……哎……哎……就是……就是……那里再……啊……啊……坏哦……家伙……你……人家……痒的地方……哦……你……不去……哎……好……舒服……美……啊……啊……」

  我满意的看着胯下美人满足的表情,听着檀口中呢喃的淫声浪语,只觉得豪气干云,于是,我更加用力的开垦她淫荡的小穴,同时也开始用淫荡的话语来增加我们之间的性趣。

  「老婆……嗯……你的小穴真是……好紧啊……呵呵……夹得老公真是……很舒服呢……哈哈……」

  「讨厌……谁……是你……老婆……啊……哎呀……轻点……」我的挑逗令她娇羞不已,正想开口拒绝,冷不防我肉棒急插,一阵剧烈的快感袭来,让她生生把后半句话换成了淫荡的呻吟。

  「哦……哦……啊……咯咯……坏蛋……啊……小穴好爽……用力点……就是……那里……啊--」

  就在我按照她的要求在她的小穴中横冲直撞时,她却肉紧的挺起腰肢,用整个花心包住我的大龟头,一抖一抖的痉挛中,达到了高潮。

  「哦……美死我了……」直到最后一下痉挛停止,她才软软的躺在床上,意犹未尽的长出一口气。

  我的肉棒依旧挺涨的插在她的小穴中,等待她的再次觉醒,因为我知道,白虎女人,有多么旺盛。毫不夸张地说,加上之前挑逗她达到的那次高潮,这才不过是开胃小菜而已,真正的性欲爆发发还在后头。

  果然,才过了不到5分钟,她就再次活了过来。看到我胸前因为剧烈运动流下的汗水,她乖巧的坐了起来,「你还不错嘛,能把我弄到高潮。」

  「哈哈哈,好说,」我将她的娇躯抱住,「这么美艳的女人跟我做爱,也许我的表现能更好呢?」我示威般的挺动腰肢,在她幼嫩的内壁轻轻刮动。

  「你躺下,这次换我来,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说着,她玉手轻推,将我推倒在床上,她左右扭动腰肢,将我的大肉棒紧紧套在小穴里,双腿大张,以便小穴更紧地夹住我的肉棒。

  「哦……」肉棒上传来的紧缚感让我没来由的一阵肉紧,看来这个女人也不是那么好相与的。她看着我,嘴角浮起一抹娇笑,同时纤腰款款摆动,小穴的温度开始慢慢升高。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肉棒的根部仿佛被一道紧窄的嫩肉箍住,同时龟头又受到来自花心的高温抚慰,更随着她的柳腰款摆,整根肉棒受到滚烫内壁的不规则摩擦,酸麻痒的感觉同时作用在整根肉棒上,就仿佛整支部队被陷入温柔阵一般,竟是找不到一点可以躲藏的地方。

  要命的是,我的肉棒已经开始随着她的动作有了一点麻酥酥的感觉,而她似乎也感觉到了我的变化,于是柳腰的扭摆更加用力起来。我们的下体紧紧地交合在一起,随着她的摆动,我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剧烈的摩擦让我们都有相同的感觉--热。是的,现在我们就好像一具高速运行的气缸,在她时而旋转时而上下的运动中疯狂运转。也许是突然加大的活动量让她感觉到衣服实在是个累赘,于是她一边摆动娇躯,一边退去了身上的T恤。顿时我的眼前一亮,之前惊鸿一瞥的坚挺椒乳活蹦乱跳的出现在我眼前。乳房不是很大,但是挺、胀、充满活力。原本托着她一双玉腿的双手,情不自禁地攀上这对活蹦乱跳的玉峰之巅。盈盈满握中,我将那一点嫣红用食中二指夹住,一边揉弄一边挤压,同时腰部也开始上下挺动,进行着英勇的自卫反击。

  不得不承认,松野在女上位时表现出来的技术和耐力真的很不同寻常,有力而高效,在她不断地刺激下,就是强壮如我也是有点难以忍受了,为了我的尊严,我开始全力反攻。反正我就算要射也要把你搞到高潮。

  察觉到我的想法,她开始改变战术,从面向我转了个身变成背对我,双手撑住我蜷曲的双腿,开始全力套弄起来。

  「哦……哦……哦……没……想到……我老婆……不但性感美丽……啊……还有……这么……嗯……好的……技术……嘿嘿……真是舒服……啊……」我一边抵御着肉棒上传来的阵阵快感,一边用说话来分散对感官刺激的注意力。
  此时的她也在暗暗心惊,自己的香艳攻击本身就是最大限度刺激男人的感官的技术,以前的几个男人没有一个能在自己这样的刺激下撑过10分钟的,就算是那个军人男友也不过能撑到15分钟就缴枪投降了,可现在这个男人不但已经撑了40分钟,竟然还有余力调戏自己,并且自己的感觉也开始强烈了起来,「这个男人好强,大概他能在这样的刺激下让自己再次高潮吧?」突然冒出的旖旎想法使她不由一阵心旌荡漾,小穴一麻,一波浪水悄悄泄了出来,她感觉不对,正待收敛心神的时候,不防我已经敏锐的捕捉到了她的松动。

  「就是现在!」我趁势鼓足最后的力气,开始全力的上下挺动肉棒,连续的重击让她再也无法保持主动,几乎是花心刚遭到大龟头的撞击,浪水就如同开闸般流了出来,强烈的刺激让我们不约而同地发出了高声的浪叫。她只觉得自己的小穴内被一根滚烫的肉棒疯狂撞击,每一次都好像顶在自己心脏上一样,有力而又充满诱惑,使自己觉得好像已经飞上了天空,越飞越高。

  我已经把我能做到的动作做到了极限,虽然处于下位让我保留了大部分体力,但是滚烫紧窄的小穴还是令我处在了爆发的边缘,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咬紧牙关,忍住即将飘飘欲仙的感觉,用我滚烫的肉棒去带给她最大的快乐。

  也许过了一秒,也许是一个世纪,就在我快要挺不住的时候,我听到了期盼已久的清越的女声:「啊--」龟头上突然就是一股滚烫的液体喷涌而至,这成了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我顿觉腰眼一麻,腰部用力挺起,龟头紧紧顶住她的花心,滚烫的精液激射而出,小穴和肉棒同时痉挛着,相互之间水乳交融,再也无分彼此。我们的同时高潮让让她尝到了男欢女爱的个中滋味。

  「你真的很不一般。」我坐起来之后,她就靠在我的怀里,捉住我爱抚她乳房的双手,轻轻说道:「你是第一个能给我两次高潮的男人,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射了那么多,你还能坐的起来,我以前的男友早就跟死猪一样了。啊,不过还是感谢你,我不该敌视其他民族的,就像中国,很神秘,有时间我一定要去看看。」

  我神秘地笑笑,手上的动作不停,在她赤裸的后背上轻轻一吻,然后说道:「嘿嘿,看来你还是不很了解我啊。」

  「哦?」她闻言微微一愣。

  「你的性欲那么旺盛,两次高潮就满足了吗?老婆?」

  「啐,坏家伙,谁是……」正说着她突然僵住了,因为她终于感觉到,我那根射了很多精液的肉棒居然还硬挺的插在她紧窄的小穴里,丝毫没有高潮后的软化迹象。而且我在说话的时候也没有那种男人脱力般的无力感。

  而我在稍事休息后,体力回复的也差不多了,我一边将她向前推倒,调整成狗爬的姿势,一边骄傲的说着:「我可不只是一个持续时间长的男人哦!」
  说罢,我的双手箍住她的柳腰,肉棒向外拉到只剩龟头,然后用力一挺腰,肉棒全根肏入小穴。

  「啊……老天……」花心传来的感觉很奇特。她的阴道跟一般人不太一样,位置较高,采用这种姿势的时候,阴道口向外突出,所以夹得很紧,再加上休息了一会,小穴内的淫液几乎干了,突然被我的肉棒插入,不觉雪雪呼痛。

  我察觉到她阴道的变化,忙歉然道:「对不起,我太着急了!」说着,我开始温柔的抽动着我的肉棒,慢慢的摩擦她夹紧的阴道,不多时候,就觉得她的花心又流出了一股液体,并且随着我的抽插,那液体越来越多,我在她小穴里的活动也自如了起来。

  「哎……」她感觉到我的肉棒的动作已经不再令她难受,于是娇声说道:「我那里……好了……你……动动吧……」

  于是我开始用肉棒将她流出的爱液慢慢地涂满幼嫩的内壁,并渐渐开始加力,紧窄的小穴将我的肉棒箍得通体舒泰,在我的抽插之下,她的喘息渐渐粗浊,她好像很享受这样的刺激,在我不停抽插的时候,她也会时不时晃动丰满白嫩的肥臀,向后迎合我的插入。我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她也更加用力的迎合着我,享受着我的肉棒带来的快乐。

  突然,我将肉棒从小穴拔出,充实的感觉瞬间失去,她的心顿时空落落的,前后巨大的落差让她再也不顾矜持的喊道:「啊……快……快插进来……」
  我戏谑的问道:「亲亲老婆,你要什么啊?」

  「坏蛋……我……我要你的东西……插进来啊……求你……别折磨我了……我需要啊……」

  「那你要说清楚哦,你是要谁的什么东西做什么啊?答对有奖哦。」我促狭地笑着,粗大的龟头轻轻刮着她粉嫩的阴唇,但就是不插进去,搞得她不上不下难受异常,在强烈的欲望驱使下,她终于放弃了自己的矜持,娇羞地说出了我最想要的答案:「我……我要……老公的……嗯……大肉棒……肏我……哦……的……小穴……」

  听到这里,我兴奋地高呼:「回答正确!」早已经欲火高炽的肉棒急色的插入了她的小穴。舒服的感觉使我们肆无忌惮。

  我抱住她的娇躯侧身躺下,左手握住她的一只丰乳,右手支撑身体,腰部大力挺动,肉棒不断地将快乐送入她的小穴深处。

  「啊……嗯……好……老公……你的大……肉棒……肏地老婆……好爽……啊……对……就是那里……别动……抵紧了……旋……啊……啊啊……就这样……嗯……现在……来个深……的……呀啊啊……好好……老公的……肉棒……太……深了……花心……好痒……哦……」

  「怎么样啊老婆?老公的……肉棒……还让你满意吧?哦……夹得这么紧……跟处女一样呢……真是舒服啊……嗯……」

  「老公……你太……强了……哦……嗯……啊啊……这么……久……还能……坚持……真是……女人……的……恩物……只要你想要……啊……啊……人家……人家就……」

  「就怎么样啊?」我一边急促的抽插着肉棒,一边手上加力揉捏她的乳房,我知道她已经快到了高潮了,她的一条大腿抬了也快一个小时了,我得顾及点她的身体,今天我一定要这个久旷的小女人彻底臣服。

  「就……」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就……就像现在这样……」

  「现在?什么样啊?」我一边调戏她,一边更加用力的肏她,在我强力的抽插下,她终于喘息着说道:「让你……肏人家……的……啊……啊……人家……的……小穴……啦……哦……快点……我好像……又要……啊……高……潮了……」

  「嗯……老婆……我也……快了……这次我……要……啊……要你……吃……下去……可以……吗……」

  「真是……受不……了……啊啊啊……来了……」说着肥臀猛的向后拱起,一股热流喷涌而出,痉挛着,我一直保持着抽插,直到她阴道的痉挛结束,才将我濒临爆发的肉棒抽出来,她转身躺在我的腿上,张开樱口含住我的肉棒,我不再坚持,松开精关,任由精液喷入口中,我的肉棒太大,她勉强含住我的龟头,满口的精液被她一滴不剩的咽了下去,然后才吐出肉棒,细心地伸出莲舌将其舔的干干净净。

  「这……」我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她,「这怎么可以喝?」

  「傻瓜,男人的精液是无毒的,跟喝水一样啊!你不知道啊?看来中国的性教育很差劲啊,怎么就能教育出你这样强力的傻瓜?」

  说着,莞尔一笑,「累了吧?歇会吧!」

  我其实并不怎么累,特种兵的训练使我的身体强度远超常人,这种强度的活动对我来说影响不大,不过连续的射精还是让我觉得有点疲惫,于是我接受了她的建议,仰面躺了下来。她枕着我的胳膊,美目直盯着我看,看得我有点毛毛的,眼光躲闪之间,她咯咯的笑了起来。

  被她盯得怪不好意思,她还笑,我不由一阵气结,有点郁闷的说道:「笑什么?我脸上开花了?」

  「哼,」她小嘴一撇,有些不屑的说道:「你是来强奸我的,还怕我看你?总不会是我拉你来强奸你的吧?你们中国男人都是这样可爱吗?」

  「哦,对了,我差点忘了,我是来强奸你的哦,看来,还是要让你有一点被强奸的觉悟才好吧?嗯?」说着,一把拉住闻言想要逃跑的玉人,拥入怀中,寻找着她的樱唇,想要一亲芳泽。而她并不配合,娇笑着躲避我的亲吻。

  我任由她的躲避,饶有兴趣地玩着捉迷藏的游戏,直到我捉住她的唇,我们目光对视,双唇慢慢连在一起,我伸出舌头顶开她微闭的牙关,她也把莲舌轻轻吐出,度入我的口中,我们彼此相互吮吸着,舌头在口中不停纠缠,她的小手抚摩着我健硕的胸膛,我的大手也在揉捏着她的乳房。

  热吻持续了好久,以至于我们依依不舍地分开的时候,舌头上还连着一条水丝。

  「你还要?」看到我热切的目光,她明显的表现出惊讶的神色,「你能行吗?」

  面对她表现出来的怀疑神色,我神秘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捉住她的小手,放在我的肉棒上。

  她的美目猛地睁大了,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这入手的坚挺和滚烫,竟然比之前两次让她高潮的时候还要强劲。

  「怎么会这样?」

  「为了让我的女人得到真正的满足,我从来都是很争气的。」

  「那你这样得有多少女人啊?」她娇嗔地说道,心里却在暗自疑惑,这个男人真能满足自己吗?自己的性欲有多么旺盛,自己最清楚,虽不能说需索无度,也不是简单的三两次高潮就可以轻易满足的。记得自己的军人男友每次也不过能让自己达到一次真正的高潮,然后就如同死狗一样了,尤其是现在两地分开,自己常常要靠按摩棒的慰藉才可以减轻寂寞。尤其是现在,自己的军人男友也隐隐有疏远自己的意思,估计也是因为自己的性欲太过旺盛的缘故。没人知道她自己的性欲极限在什么地方,包括她自己,所以她也想有一个足够有能力的男人帮她一探究竟。

  眼前这个男人说不定真能帮自己找到极限呢,更何况,这个男人在之前的表现简直可以用完美来形容,无论是那根完全充实自己的肉棒,还是可以令自己忘情浪叫的技术都是让她想到就忍不住想要献上自己的肉体,虽然自己不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可是想起刚才自己忘情浪叫的骚媚模样,还是把一抹娇羞写在了脸上。

  「在想刚才老公神勇了吧?」我看到她的羞涩,不由出言调笑。

  「讨厌啦,还不都是你不好?搞得人家……」

  「怎么样?」我紧追不放。

  「不来了,你就会欺负人家。」

  「我不来可以,你不来怎么知道你的极限在哪里?除非以后你就靠着按摩棒过日子。」

  「你……你怎么知道?」她真是吓得不轻,自己的想法竟然也被看了出来。
  「没什么奇怪的。」我抱住她,轻轻一吻,说道:「我当兵的时候遇到过情况跟你差不多的,只不过你的情况比她稍微严重点而已。你们这种体质的女人,其实只需要有一次彻底满足的机会。当你彻底满足后,你的心理和生理才会完全趋于性成熟,既不会有性欲旺盛的不满,也不会有得不到满足的焦虑,说白了,这其实就是一种作用在身体上的心理疾病。现在,我不是要给你治病,我要给你快乐,我答应过你的绝对的快乐!」

  说罢我将她下体上被我破坏的开裆内裤脱了下来。这时的我们才是真正的裸裎相见了。只见她肌肤粉嫩,椒乳坚挺,长发披肩,柳腰丰臀,玉面含春,美目传情,樱唇贝齿,修长的大腿,腿间是光洁无毛高高隆起的阴阜。

  现在她就正张开大腿,坐在我的胸部,幼嫩的小穴暴露在我眼前,我伸出舌头,贪婪的舔吮着,不时的还用舌尖挑逗小穴口上沿的暗红突起。

  随着我的挑逗,她的一双玉腿时而分开时而夹紧,却又被我的双手抱着双腿无法躲避,在我娴熟的舌头下,粉嫩的小穴很快又濡湿起来。而我却并不急于进行下一步动作,只是饶有兴致的用我的舌头品尝小穴的鲜美。

  她再也无法保持女人的矜持,急色的爬起来跪在我的面前,捉住我早已经青筋暴起的肉棒,含入口中,舔吮着,啜吸着,还不时用她柔软的舌头轻舔龟头的马眼和肉冠,还手口并用地刺激我的睾丸。

  当她的樱口离开我的肉棒时,我的肉棒已经是龟头发亮,怒发冲冠了。
  我再次搂住她的娇躯,抬起她一条大腿,一手食中二指轻轻插入她的小穴,开始挑扣挖弄,浪水随着我的挑逗如同开闸一般倾泄而下,顺着大腿缓缓流淌。
  「好老公……我要……求你别再……啊……折磨……人家……啊……嗯……老婆的……小骚穴好想……啊要……老公的……大啊……肉棒……来止痒……哦……」

  「你想要老公怎么肏你啊?」做爱就是这样,话说的越淫荡,感觉就越强烈,此刻她也明白了这个道理,于是也抛弃了初时的娇羞,多了几分性感的柔媚。
  「人家整个人都是你的了……嗯嗯……想……怎么……肏……还不是……随便……你……啊……你倒是……快……点啊……哦……老婆的……嗯……小骚穴……痒的……受……不了……了……」

  听到美女语不成声的渴求,我也不再吊她的胃口,让她扶在墙上,肥臀翘起,我一手握住肉棒,一手拨开阴唇,上下摩擦两下,腰部用力,「咕叽」一声,就直插到底,龟头顶到花心的刹那,我们都舒服的发出了呻吟:「哦……」
  她现在已经习惯了我的粗大,此刻又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我当然是以止痒救火为己任,于是我不再怜香惜玉,双手握住她的柳腰,肉棒已是全力抽插起来。
  「啊……好老公……我……爱死……你的大……肉棒……肏……的我……小骚穴……好美……嗯……好……舒服……哦……再快……点……用力……啊……肉棒……烫的花心……哎……你的手……不要动……那个……好痒……嗯……坏家伙……哦……要死了要……飞了……呀……哦……」

  「好老婆……你的小……骚穴……真……真是紧啊……哦……夹得老公……啊……好……爽……嘿嘿……看不出来……你发起骚来……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一边说着,我的大肉棒还在继续抽插着她紧窄的小穴,「咕唧……啪滋……」淫靡的水声不绝于耳,然后我将他的一条粉腿高高抬起,再把方位稍作调整,我们紧密结合的下体就正好朝向了门厅的穿衣镜,我放缓了抽插的速度,这样我就可以清晰的看到我的肉棒将她小穴的浪水一波一波的挤出来,顺着她的大腿向下流去。

  同时她也可以看到我的肉棒肏她小穴的淫靡画面,欲火的升腾和矜持的娇羞令她在红霞拂面的同时浪声呻吟,在被我大力抽插的时候摆动着腰肢,开始用力迎合起来。

  我此时已经是欲焰高炽,肉棒强力的在她那紧窄的骚穴内横冲直撞,随着我的抽插,她口中的呻吟也逐渐变成了急促的「啊……啊……」浪叫,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强力的抽插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在她第四次高潮中停了下来,感受着我依然坚挺的肉棒浸泡在她泄出的浪水中,她轻声地说道:「老公,我们到床上去吧,换我来伺候你了。」

  于是我直接抄起她的两条粉腿,肉棒就这么一直插在她的小穴中,来到了床前,我躺在床上,双手扶住她的纤腰,她面朝前坐在我的肉棒上,双手握住我的手臂,柳腰再次开始款款摆动起来。

  由于站着肏她的时候消耗了很多体力,我躺在那里几乎一动不动,就是扶着她时而前后时而上下的套动着,享受着美艳尤物全面而周到的服务,由于是她最擅长的体位的关系,她的动作渐渐变得剧烈起来,而肉棒上渐渐传来的快感让我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了:「呼……老婆……不错啊……哦……真是天生……的……尤物……嗯……套的……老公……真是太……太舒服……了……这么浪……的……小……骚穴……真是老天……眷顾……我啊……哈哈……对……就是这样……」

  「哼……我今天……一定要……你……缴枪……投降……不可……」小穴传来的快感一浪高过一浪,但是不甘示弱的她依然全力的挺耸磨动,虽然胸前的汗水在顺着身体向下流淌,感觉到我身体变化的她依然在咬紧牙关坚持着,尽管自己的状况并不比我好上多少。

  这一次她竟然坚持了一个小时,看到她已经汗流浃背,气喘吁吁,我也不忍心累坏她,于是在她将花心重重砸在我龟头上的时候,我紧盯着花心的肉棒一阵律动,滚烫的精液激射而出,烫得她娇躯一阵酥麻,忍不住骚穴一阵痉挛,将滚烫的浪水洒在我的大龟头上,达到了第五次高潮。

  「呼呼……」喘息着将有些脱力的娇躯倒在我的身畔,我知道她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最多再有一到两次高潮,就可以让她得到彻底的满足,从而摆脱白虎体质带来的难以满足的弊端。

  「哈哈,你不行了吧……你终于还是先射了……」

  「嘿嘿,现在才是让你真正了解我的时候呢!」

  「啊?什么?你……」就在她还在意犹未尽的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我却已经翻身而起,在她惊愕的面前亮出我依然强大的肉棒,不由分说的插进了她淫水狼籍的小穴,同时不再怜香惜玉,上来就是蛮不讲理的狂抽猛插,九浅一深,下下到底。强力的刺激让她还没有退出刚才的高潮,就再次陷入了肉欲的漩涡。
  已经到达极限的她无力再承载更多的快乐,疲惫的身体只能被动的接受着欲望的洗礼,「不要……啊……我……受不了……啦……」听着她的求饶,我知道现在不是心慈手软的时候。现在最要紧的是尽快榨干她的体力并将她彻底送上性爱的天堂,当达到物极必反的临界点之后,她在性心理上才可能真正成熟,身体的感受才可以敏锐起来,从而达到一两次高潮就可以满足的正常状态。

  为此我使出了浑身解数,全力冲击着她的身体,她的动作越来越无力,呻吟也变得断断续续,我已经气喘如牛,肉棒也渐渐不受控制,射精的欲望一浪高过一浪,终于达到了最高潮。当我滚烫的精液肆无忌惮狂涌而出的时候,我也软软的扑在她的身上,连将已经软化的肉棒拔出来的力气也没有了,而她更是软软的说了一句:「好累哦……」便在我的身下沉沉睡去。

  累极的我们就这样混有太虚去了。

  这一觉一直睡到了第二天的中午。

  她悠悠醒转,看到我仍在酣睡,想到昨天长达数小时的肉体交缠,一抹红云已是悄悄浮上脸颊。看看时间已是中午,她轻轻推开我的身体,扶我躺好,盖上薄被,刚要下床,冷不防一只大手揽住纤腰,刚要回头,我已是深深吻住她的樱唇。

  「不要啦,大色狼!」她娇嗔道。

  「呵呵,我饿了。」我有点不好意思。

  「我这就去做饭。」说着,她拿起衣服要穿。

  「不要,」我色迷迷的拦住她,「我就喜欢你这个样子。」

  「坏家伙,」她无奈的一笑,放下衣服,裸体走进厨房。还好有现成的饭团和寿司,不消几分钟,饭香就弥漫了整个厨房。

  「好香啊。」我夸张的抽动着鼻子,帮她布置好餐桌。

  「馋猫,吃饭了……啊……讨厌……咯咯……」一切准备就绪,我顺手脱掉了她的围裙,将她抱在怀里,坐在我的腿上,一起吃了一顿旖旎的午餐。

  酒足饭饱之后,恢复了体力的我们自然又是一场力与美的交锋,不过没有再像昨天那样,只是两次高潮,就让她得到了莫大的满足。然后,在她淫浪的求饶声中,我再次用我滚烫的精液滋润了松野老师的娇嫩花心。

                【完】

  PS:哥们写不好,也就这水平,大家喜欢的进来交流下,不喜欢的也留块板砖再走,只是辛苦斑竹还要在我这里浪费点时间,谢谢大家了!


[ 本帖最后由 beckysc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嘎子牛 金币 +20 感谢发文